首 页    我的相册   屋主留言    
用户名 密 码
·给我留言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17年12月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上年  上月  下月  下年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冬天说:老同学你搞得不错哦 谢谢1
笑笑师伯说:老螺:好好好。小笑费时月余,胡诌诗一首献上,收到后希给笑儿百度空间留言。
笑笑师伯说: 忆海螺 仁河水畔,四十九里山上,鼻长卷发一丁螺。 白净身段,书生模样,言出皆幽默。得闲,游遍昆明景色。 长相思,难忘怀,北海边螺。 辛卯兔年岁末
想自由行走说:海边螺,你的才情让我眼前一亮,仿佛触电。
wy1633说:螺兄贴得好,帖得及时。 特来看望,问好。
wy1633说:再读此文,一样亲切。 怀念伯母,问好海螺!
陈强说:我要找有个宝贝就好了
十一说:她,作为一名女性,确实很美.宛如雅典娜,纯洁,美丽;而作为国母,她的美则已升华为一种举世无双的光辉 ,成为中华之圣母,乐乎中华,喜哉华夏.
武汉北湖戒说:武汉北湖戒毒所引进世界最先进生物制剂纳曲酮长效缓释剂是当今世界上可控制缓释时间最长的,有效血药浓度可维持一年以上,维持有药的时间一年半以上。就是说,在长达一年以上的时间里,由于有了纳曲酮长效缓释剂,患者可以不再口服纳曲酮片剂,而一天二十四小时处于
AAA说:hao
小站载满一家人的心怀与才情...
母亲、太太、儿子、先生地华...
呵呵!早晨起来到这溜达溜达...
看看一直活跃在奔流上的海螺...
更多留言...
      友情链接
上网网址
阮直[博客]
笑笑师伯[博客]
黄河文集[博客]
心语小站[博客]
兰香幽幽[博客]
也话水浒[博客]
幽怨河[博客]
淡如风[博客]
静谧之川[博客]
天涯博客[网站]
海边螺[博客]
兰香一缕[博客]
悠悠静河[博客]
苏牧导师[博客]
美丽不化妆[博客]
余秋雨在线[博客]
冯骥才[博客]
当年明月[博客]
小庄艺术[网页]
粮食中心[博客]
风荷老师[博客]
[博客]评评灌灌
[博客]朴素文集
[博客]不许联想
磨铁图书[博客]
[专栏]鄢烈山
[博客]女儿如水
天天五味评[视频]
黄河入海【新浪博客】

[原创]不可承受的成分之重/文 书麟 
发表于:2006-08-21 20:02:24 阅读:3916  关键词:回忆录 母亲

    

 

在那个以“阶级斗争为纲”的非常年代里,“唯成分论”衡量着一个人社会地位,更主宰着一个人的政治命运,属“工农”成分的高人一等,趾高气扬,属地、富、反、坏、右、叛徒、特务、走资派的无不批倒批臭,祸及家人。

19587月,在我最初参加工作的单位里政治部的李科长因被人扣上了“思想右倾”的帽子而撤了下来,不想换成一个从安徽安庆调来的科长思想极左得很,逢人就说自己是穷苦人出身,老婆没文化没工作也成了可炫耀的资本,总认为知识分子的家庭成分不是地主富农,就是资产阶级,因而总想把有高学历的人都冠上“剥削阶级”出身以任其愚弄,他那种不合逻辑的推论,真不知害了多少人呢。

在党的“交心运动”中,考虑到自己虽读了四年大学,但属于国家供给制,家庭出身既非地主富农又非资本家,父亲充其量算个自由职业者,于是所有表格都如此填写,没料到此举引起了他的极端不满。一天,他打电话让我立即到他那里去一趟。政治部的科长有请,谁敢怠慢?当我赶到他办公室知道他的用意后,我才不买账呢——

“你填写的家庭成分应该是‘小业主’”!

“为什么?我家三代中医,虽有个诊所,但我父亲看病二叔抓药,并没有雇过一个伙计;我家虽有八间瓦房,但都是一家老少十几口人自己住着,从没出租过赚钱。凭什么说我家是小业主?”

……

我没容他再说就打断了他的话:“毛主席在《论中国各阶级的分析》中说过,医生和教师是自由职业者。难道毛主席说错了吗?”

我摔门而去,径直到政治部刘主任的办公室,向他说明原委。

“你家乡在那里?”

“山东××”。

“××的什么地方?”

“××街12先生的‘鹤龄堂药铺’”。

“什么?哈哈哈……”主任一改严肃的口吻,忽地笑了起来:“我就是山东那里人。我家虽在农村,但参加革命较早,。我还在你家后院的宋家西屋租过房子住呢!没想到吧?”

“越说越近了,真没想到,真没想到。”我连连感叹,表现出他乡遇故人的惊喜,同时对那科长偏执表示担忧。

“不要再你讲了,你家的情况我清楚得很。你填写的家庭成分为‘自由职业者’是对的,而不应该是别的。阶级成分的划定党是有政策的,不是谁想怎样就怎样!放心吧,你的事情我会过问的。”

我怀着感激的心情离开刘主任的办公室,并立即写信将这个成分界定告诉和我同在上海读书的大堂弟和已在菏泽的二堂弟,以免遭不测。事实上,和我一样,我的家人也正经历着人生的严峻考验。有个周末,大堂弟来我家诉说他的烦恼,说家乡来信讲,因为成分问题,父亲(也就是我二叔)在街道受到群众的批判,思想压力很大。我冷静地告诉他,在这重大的政治运动中,少数人借机扣帽子,他们不能代表群众,他们讲话发言具有随意性;即便是群众说了什么,那还不是组织定性,自己不要先就认帐;再则,就算是组织有什么说法,在下结论前我们还可以申诉。大堂弟非常同意我的分析和对当时形势的判断,按照我的做法沉着应对顺利过关,直至毕业分配在天津华北局部队里工作,还入了党,找了对象成了家。二堂弟人太老实,过早地向组织“交代”,结果一经“政审”便被取消了升考大学的资格,并影响他后来的择业、婚姻和事业。

唉,唉,唉,以那科长为代表的那些人“阶级斗争”之弦绷紧得完全出乎情理之处,让人叹息。一段“复杂”的历史,一经“政审”便可以完全蔑视人的价值和尊严。毫无疑问,如果不是刘主任的出现,我将会被划定“小业主”打进“黑五类”,我和我的家庭也会成了那个特殊年代“阶级成分”的牺牲品。现在,愚昧无知加偏见的“阶级成分论”虽已退出了历史舞台,但如何就我们经历过的不正常的岁月进行理性反思,却是摆在每个过来人面前的题目了。(2002/8)

 

 


字体: [By[海边螺] in [母亲故事] at 20:02:24]
 

[我来说几句]
评论人姓名:
验证码:
(*) 验证码效期15分钟,超过15分钟请按'重新显示验证码'看不清楚,重新显示验证码
个人网站:
评论内容:
(127字符以内)
尚能输入:
  个字符
 
    发表评论请自觉遵守和维护《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也请不要发表威胁本站生存和声誉(如政治敏感、非法传销)的言论,如发表不良言论,文责自负,谢谢合作。
  一、一旦违犯法律法规,您将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本站工作人员有义务配合相关部门,提供必要的技术资料(如IP地址等)。
  二、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严禁发表有人身攻击倾向、有造谣生事嫌疑的言论,严禁发表虚假广告、色情、网络传销性质的内容,管理人员有权删除违反规定的内容或取消违规网友的发文权限甚至删除其ID。
   
 
 
您是尊敬的第 11612 位浏览者
[ 海边螺 ] 网页维护: 海边螺 版权所有,并对网站内容负责。
网站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