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随风:和月明寒草古诗一首

水调歌头.梦家乡

家乡情景牵,梦里回田园。青山绿水红花,丫丫挎竹篮。黄发垂髫出山,牵牛驾车下田,欢歌绕梗边。劳动最快乐,先苦后有甜。

林百亩,李万株,桃千园。春夏秋冬,柴米油茶酱醋盐。鸟栖门前山林,蝶舞村外菜园,蛙唱池塘边。老农捋紫须,夕阳醉红天。

 

附:月明寒草古诗《水调歌头.忆家乡》

长忆家乡景,河水绕田园。采花铺景采蜜,打草小童欢。男女村民结伴,挑箕荷锄背篓,笑语动山川。劳动光荣事,虽苦也甘甜。

满山薯,千丘稻,数坡棉。一年四季,赤橙黄绿紫青蓝。鸡啄屋前虫草,蛙擂莲池新鼓,鹭窥鱼塘边。稚子举弹弓,野兔急团团。

 (与月姐的交往也只是简单地聊过几次,更多的是通过跟贴的方式进行文字交流。月姐是一位对古诗词很有研究的才女,随风喜欢写点东西,但对古诗不很懂;可月姐将她创作的诗词发来让随风帮改,随风提了几点意见后,就和了一首,也是学习的意思。后来,月姐还想跟随风继续唱和下去,无奈随风担任毕业班,工作事务多,就离开了论坛一段时间。后来偶尔上网,碰到月姐,彼此就问候一声。月姐一直是随风很尊敬的好姐姐,她热情善良,对生活充满感激之心。有这样的姐姐是随风的福气。如今,面对月姐的遗词,随风除了惆怅之外就是失落。天国的月姐,随风好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