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创日志作品-月明陪我逛广州 (作者:风在乱翻书)
w
博客日志信息:

作者:黄河入海 粮食 玉笛 
频道:散文写作    

发表于:2007-12-03 23:09:25 阅读:2110  关键词:
  
月明陪我逛广州 (作者:风在乱翻书)
    
    去广州城,虽有千里之遥,对我来说就像到省城长沙般,晚出早归,十分方便。

话说那日吃过晚饭,收拾了简单的行李,悠哉游哉地聊了会天,不紧不慢地来到车站,上了774次快客,上车后并无他事,爬上卧铺就睡觉。一觉睡来,列车员换牌说是快到广州。看看表,晚点了将近一个小时,因朋友说好派车到车厢门前来接我,自觉悠然。

不料下得车来,朋友那熟悉的军牌车并不见踪影,心下直犯嘀咕,不由得少了许多镇静,也东张西望起来。这一张望不打紧,高腰的尖头皮鞋踩到了一堆软软的东西上面,一声尖叫随之而起,正准备低头赔礼道歉,不料一对粉拳朝我肋下直冲过来:“你――风,怎么会是你?”对面一双熟悉的忧郁的大眼睛由怒而喜。来人,正是我日日网上相见的挚友月明寒草,而昨日晚上,我俩在同一节车厢内背靠着背睡了一宿而不知。


   初遇月明,是在两年前,广州城一个朋友的家中。

月明有着娇小玲珑的身材,一双大而长的眼睛里蓄满了忧郁,朋友华介绍了月明的名字――乔,让我联想起羽扇纶巾的周瑜家的二乔。华还特意地向我推荐了乔,说乔是一个很有才气的女诗人。随着,月明和华热烈地谈论着他们是如何在网络上吟诗作对,猜谜作歌的,而我,对这些是七窍只通六窍――一窍不通,当时,我除了对麻将牌热情似火外,对上网和写作没有一丝一毫的兴致。故而对他们的交谈没有一点一滴参与的热情。但我,却偏偏记住了“乔”这个好听的名字,记住了这个小巧玲珑精致的女人,记住了她那双忧郁的大眼睛。

去年下半年,初涉网络和论坛,华告诉我,月明不仅是她家乡小有名气的女诗人,更以东篱,南乡子等网名成了网络上很有名气的古典诗词写手,也成了多家论坛抢手的斑竹。而初入论坛便被推上管理之职的我,正急需一批帮手,于是乎在朋友华的引见下,与月明在网络再次相会。在我的死缠烂打之下,她才答应以月明寒草的名字到我所在的论坛做斑竹。

 我不会写诗,羡慕月明能够写得一手好诗词,而月明,却是一再地称赞我的散文。我的文章一问世,不论好丑,必有月明的褒奖之词,而我写的第一首诗歌,斗胆让月明斧正,月明花了整整一个上午为我“指教”,“指教”完后,差不多已是月明重新写过的一首新诗。而月明仍一个劲地称赞我第一首诗歌就能够写得那样的好,那样的有灵气。我知道月明是在鼓励我,让我汗颜的同时也倍受鼓舞。

 对月明的诗歌,我大凡只读不评,因为并不懂诗词,怕贻笑于大方之家,月明知我不谙诗词歌赋,也并不怪罪。而月明写的散文,文笔简约,有着其诗歌的同样风格,也让我称赞不已,月明却总是十分的谦虚,总一再地让我指点。

月明为人十分的谦和,她的诗词十分讲究韵律,对论坛其他会员的诗歌,发现后很少公开指正,总是通过短信或者QQ交流探讨后予以纠正,给足别人面子。唯有一回,将枫叶论坛坛主蓝手的一首诗歌批得“体无完肤”,事后对我说,之所以拿坛主蓝手开刀,便是希望枫叶论坛的朋友们能够直言不讳,形成互相帮助的良好风气。只是不知道蓝手可有意见?我说相信蓝手的气量,不至于会什么想法时,她才放心地笑了。


   月明与我交流并不太多,但在网络,只要看到她的名字,总是倍儿亲切和慰藉。想来,我之于月明,是有一种说不清楚的缘分,不然,如何这茫茫人海,却就能够与月明一遇再遇,而且总有一种淡淡的牵挂?

正待与月明聚旧,朋友的司机已将车开到了我的身边,司机不好意思地说,因为是早晨的车,晚点了将近一个小时,不知不觉间在车上睡觉了。好在他这一迟到,让我意外中碰上月明,也算是因“祸”得“福”。

月明说她在广州得呆上两三天,而我准备办完事后乘当天的火车返湘。只因见到月明,我决定在广州城多呆一天。我的事情只需花一个多小时便可搞定,于是霸道地将月明拉上车,让她在车厢内等我,月明很随和温顺地在车厢里等了我将近一个小时。

朋友招待我和月明一起吃过中饭,我放弃了朋友为我安排的活动,决定和月明好好聚旧。朋友取笑道:“见到新朋友,就不要我这个老朋友了。”我笑道:“我就要喜新厌旧嘛。

 躺在宾馆的床上,和月明一起聊起了论坛,聊起了诗歌和散文,也第一次聊起了彼此的人生际遇。其实我和月明有着许多相似的经历,因而我才能够很容易地从月明复杂的人生履历中,很快读懂了月明眼眸里饱含的忧郁的气质,读懂了月明典雅的诗歌里包藏着的忧伤的故事。

 人生,其实就是一篇抒情或者叙事的散文,也是一首抒情或者叙事的诗,有快乐的,也有忧伤的。而这篇散文和诗歌,常常就是用她的眼神来书写。只是有些人写得含蓄,有些人写得直白许多。月明,便是用她忧郁的眼神在我面前书写了一首直白的诗歌。而我的“散文”,则比月明“含蓄”了些。

 抵足长谈,不觉已是黄昏,我和月明在超市买了大包吃的食物,月明吃东西很挑剔,而我,见到自己喜欢的就胡买海吃。饭后,又是一番海阔天空的胡聊,直至困倦。

 第二天,月明想去书城买《隋唐诗话》,而我却想去逛服装城。月明又是十分迁就地说,先陪我逛服装城,至于买书,她有时间的时候一个人去也行。


   我和月明来到天河正佳百货,淋漓满目的服装,看得我们眼花缭乱。我每试一件衣服,都可以得到服务员不假思索不辨是非的称赞声,好象这些衣服都是为我量身定做一般。只有月明,提着我的行李和换下的衣服跟在身后,象个极挑剔的服装师一般地评头品足,毫不客气地指出这里的不足和那里的不满。

 月明和我属于两种不同类型的身材,我高大丰满,月明却是小巧玲珑,我适合看上去大气的中长衫,月明却适合看上去短小精干的短装。在正佳数十个女装屋里,我试了不下五十件衣服,而月明的热情并不高,总是在我的反复劝说下才试了寥寥几件上衣,最终,我挑选了一件中长毛衣,总算过了月明那双挑剔的眼睛,而月明,却什么也没买。

 走出服装市场,我调侃地说:“今儿个我把广州城里最难看的衣服买走了,广州人们应该感谢我。”月明嗔怪地又是朝我肋下一拳:“看来,你不相信自己的审美观不说,还不相信我的审美情趣了。”

 ”风,从你购买新衣的热情,就可以看出你对生活充满着如火的热情和热爱,真羡慕你。”

看着月明那双满是阴翳的眼睛,我有些心疼地握紧了她那只温柔冰凉的手:“姐,只要你热爱生活,生活就会热爱你。快乐是一天,不快乐也是一天,为什么我们不能快快乐乐呢?希望下次看到姐姐,你的眼睛里不再只有忧郁而是如你的名字一样,有着明月般的纯静和安详。”

[By [黄河入海 粮食 玉笛] in [散文写作] at 23:09:25]

原文网址:
http://www1.upweb.net/peradmin/htmlfile/dongli/200712032309251326572.htm
[我来说几句]
评论人姓名:
验证码:
(*) 验证码效期15分钟,超过15分钟请按'重新显示验证码'看不清楚,重新显示验证码
个人网站:
评论内容:
(127字符以内)
尚能输入:
  个字符
 
    发表评论请自觉遵守和维护《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也请不要发表威胁本站生存和声誉(如政治敏感、非法传销)的言论,如发表不良言论,文责自负,谢谢合作。
  一、一旦违犯法律法规,您将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本站工作人员有义务配合相关部门,提供必要的技术资料(如IP地址等)。
  二、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严禁发表有人身攻击倾向、有造谣生事嫌疑的言论,严禁发表虚假广告、色情、网络传销性质的内容,管理人员有权删除违反规定的内容或取消违规网友的发文权限甚至删除其ID。
   
您是尊敬的第 6384 位浏览者
[ 东篱把酒-月明寒草 ] 网页维护: 黄河入海 粮食 玉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