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创日志作品-我与朋友风在乱翻书在广州
w
博客日志信息:

作者:黄河入海 粮食 玉笛 
频道:散文写作    

发表于:2007-12-03 22:51:43 阅读:2111  关键词:
  
我与朋友风在乱翻书在广州
    
  我一生与诗词交朋友,现实中网络里朋友都不是很多,而风,便是我今生中永远让我情牵梦挂的既是现实亦是网络上少有的好友之一。

 

    我们性格不同,经历各异。我多愁善感沉默少言,而风开朗热情,活泼幽默,敏锐睿智。也许我性格太懦弱,生活上曾对我的伤害让我一厥不振。我遇事低调,对周围的一切都提不起太多的热情,包括女人应有的妆扮包括与人应有的交际甚至也包括对爱情的所持有的态度。

 

    我们也身处不同的地方,但却在二年多前于一个近千万人的广州大都市里相遇相识并相知。我想,也许宿命的解释是:我们俩一定是前生结了善缘,正如我的现实中的名字“乔”有它的宿命的解释一样,如从历史上去考究更是令人失落,三国时的二乔是红颜薄命,我虽不是红颜却偏生薄命,可见命运对我是不公的。就是网络之名“月明寒草”,也有它宿命的解释。当初我取此名时就想,我是冷寂的月,是卑微的草,“月明寒草”这个名非常适合。而不象风,“风在乱翻书”,这个名一见便令人眼睛一亮。风快风趣风雅风情风度风韵风华风采风光……都与风沾亲带故,所以风的性情神韵才华热情智慧都是不同凡响的。特别这风还要“乱翻书”,能不才华横溢、聪慧可爱吗?所以风是写文章的好手能不断地出书能被大家喜爱并最终成为我们湖南人的骄傲自有它的必然性。

 

    闲话少说,那天当火车滑入广州站时,突然觉得有一阵“风”扯住了解我的衣角。我回头一看,瞪大了眼睛:只见我的风妹妹,近三年不见的风立在我面前,依然是丰盈的身段,一袭黑色披风衬托她肌肤如雪。俏皮的嘴正巧笑着露出我熟悉的小虎牙。这家伙本来就高大,还穿双高跟鞋,淡施粉黛,在众人堆里可是鹤立鸡群。更兼一身的书香味,既带警官之英气更多淑女之妩媚,我想我若是个男人早就为之迷了痴了。再看那头发,正是她自己书中那篇《”绝顶“聪明》中所写的“一片云”,我先是一笑,便脑子电转那书里老胡的“地方保护中央”来,不禁莞尔。谁知这家伙鬼怪精灵,好象看出我笑的内容,出口便没好话:笑什么笑,看姐姐你那一头长发扎成个马尾巴,还戴个难看的花,土得掉渣,白浪费一头黑发!我当胸一掌:你小子,我可不想赶时髦,你去相亲呀,我不愿做你的陪衬。风又看看我一身“短衣帮”,“娇小”的个头还穿双平跟波鞋,得意着,一脸坏笑把我拥得更紧了。

 

    出了站,按原计划,我先去办完事——去广州最大的书城买书——去佛山拜访亲友,时间紧凑,但“霸道”的风来了,我知道计划得改。说风在我面前霸道,一点不过份。想当初我在别的论坛悠哉游哉时,风嘴上抹了蜜,我晕乎乎地被她牵着,不由分说去她所在的这个坛那个坛的。到如今留下后遗症,听不到她甜蜜蜜的话就闷得慌,在网上几天不见她就情牵梦绕。

 

    这不,首先,风“霸道”地牵着我的手先去她朋友那,中午吃饭时,风再一次展示出她的“风”采来。她朋友为她夹的羊肉鸡肉鱼肉饺子蛋卷面条……风照单全收,并风卷残云;稍事休息后我们上街购物,风进店瞄上衣服风快地试穿;到晚上我们去当地最大的正佳商场购吃的时只要入了她的法眼她一扫入手;甚至满载而归后看到街边小摊前有个卖“钵仔糕”的,我还没反应过来她已经又买了二个,一个递到我手上,一个也没见她怎么动那樱桃小嘴,那可怜的钵仔糕已被“消灭”,而我跟在她后面还没动口呐,惊奇之余我偷掩嘴而笑(怕笑出声来),这有趣的场面由不得我不想起天篷元帅吃长生果的美事。

 

    风其嘴“风”快,腿当然更快了。风本就高大,还是警营里出来的,那修长的腿走起路来谁人能比,而我就吃亏了,天生“娇小”,虽对周边事提不起兴致,却对花草天生有无比的兴趣,何况身在花城,处处奇花异草,自然目不暇接,这走起路来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更有趣的是那天还有个有眼无珠的小子竟对风卖弄他的化妆品,说是偷来的,便宜。风说,什么?偷来的?那你知我是哪个部门的吗?那人一看情势不妙,转身急走,走得比“风”还快,我在后面又是一乐。

 

    风的快更在她的脑子快。我曾与她论过诗词,什么东西只要说一次,她便象电脑一样编入她的大脑密码,一点即通。天生的灵精敏锐。风的文章,几乎是百变美人,时而幽默时而清丽进而厚朴时而纯真,偶尔有意无意流露些许伤感,也只有深知她的人才能读懂,这些字句常常令我心痛而生怜惜,并潸然泪下。而我,在偶尔写的几篇文章中却象怯怯的小女人放不开手脚,字里行间还带着浓重的伤情,不招人喜欢。如果说我的诗文亦如草;风则是树,有竹的正气梅的傲骨柳的缠绵桂的温馨。综合起来便是南国那给人无限生机与活力的绿意婆娑的小叶榕。

 

   快乐的时光常常是短暂的。第二天,风就要与我分别。到下午,风还没有走,我便生出了离别之情,孤寂已入住我的心。浓浓的离情与不舍写在我们的脸上。我想,我与风有永解不开的情结,这情结让我们相互牵挂相互怜惜,并将永远只能用前生结了善缘来做宿命的解释。

 

    推开窗户,院中正有一棵美丽的张着巨伞的小叶榕在风中对我流翠溢彩,哗哗喧笑,多么亲切可爱!

 

        061231

[By [黄河入海 粮食 玉笛] in [散文写作] at 22:51:43]

原文网址:
http://www1.upweb.net/peradmin/htmlfile/dongli/200712032251439270825.htm
[我来说几句]
评论人姓名:
验证码:
(*) 验证码效期15分钟,超过15分钟请按'重新显示验证码'看不清楚,重新显示验证码
个人网站:
评论内容:
(127字符以内)
尚能输入:
  个字符
 
    发表评论请自觉遵守和维护《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也请不要发表威胁本站生存和声誉(如政治敏感、非法传销)的言论,如发表不良言论,文责自负,谢谢合作。
  一、一旦违犯法律法规,您将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本站工作人员有义务配合相关部门,提供必要的技术资料(如IP地址等)。
  二、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严禁发表有人身攻击倾向、有造谣生事嫌疑的言论,严禁发表虚假广告、色情、网络传销性质的内容,管理人员有权删除违反规定的内容或取消违规网友的发文权限甚至删除其ID。
   
您是尊敬的第 6360 位浏览者
[ 东篱把酒-月明寒草 ] 网页维护: 黄河入海 粮食 玉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