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俊发博客-原创分类:|课本剧场|
骤雨 三原南郊中学高三学生杨涛
2005-12-03 14:17:10  吴俊发- 阅读:2399  关键词:

  骤雨

                      ----作者:三原南郊中学高三学生杨涛

    第一幕

(人物:周渊平,某公司经理.其妻李凤英,其弟周昌和,其哥周秋实,李凤英之母简称凤母)

李凤英:渊平,老赵今早打电话说有要紧事,让你回公司……                                                  

周渊平:知道了。

李凤英:我话还没说完,你知道什么了?他让你回公司像是说

        公司出纳发现有几笔账目不对。

周渊平:你烦不烦嘛!(把烟头往烟灰缸里一捻)

李凤英:唉?你这几天咋啦?动不动就发火,犯病哪!才当了

        一年多经理就撒起官威了?

周渊平:我不想和你吵架,你……

李凤英:我,我怎么了?好你个周渊平!你真的变了,这可不

        是你从前的样子呀,这半年来,你说你回过几次家?

        我好不容易盼你回来了,你却老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

        子,你   说,你一天都在外边忙什么?

周渊平:公司的事你问那么多干嘛?

李凤英:公司的事?我看是私事吧?为什么你每个月总要去 

两次澳门,你说,你是不是嫌我老了,在外面有了别     

的女人。

周渊平:放屁!我周渊平是那种人吗?

李凤英:那你今天给我把这事说清楚啊?

周渊平:……

李凤英:怎么?是不是心里有鬼呀?周渊平!你这没良心的

        东 西!我一天到晚守在家里,既要看孩子又要为你

        洗衣 做饭,你倒好竟背着我在外头快活,对得起我

        吗?周渊平你不是人……(大哭不止)!

周渊平:你……你真是不可理喻……

     (十几秒后)凤英,我们离……婚吧!

李凤英:(立刻止住哭声)你刚才说什么?

周渊平:我说……离婚。

李凤英:(泪水又流了下来)周渊平,你……

周渊平:你闹呀!(怒)现在怎么不闹了?

李凤英:(低语)这么说你真在外面有女人。

周渊平:没有。

李凤英:哪为什么要离婚?

周渊平:不为什么。

李凤英:渊平,你是在吓我?

周渊平:不,我是认真的。其实我早应该对你说的,可我

        怕……(凤英听到这里昏了过去)

        凤英……凤英……

                  (第一幕--END

                                                                           

           第二幕

 

(说明:910,周渊平正疲惫的倒在沙发上,他刚从医院回来但李凤英已经离开了那。这时有人敲门,周渊平以为是凤英回来了。)

周渊平:凤…大哥,你们怎么来了?

周昌和:大哥听说嫂子进了医院特地来看看。

周渊平:噢,进来吧。

周秋实:渊平,你和凤英是怎么回事?

周渊平:哥,没事。

周秋实:还骗我!没事凤英怎么进了医院?

周渊平:哥,我要和凤英离婚。(低语)

周秋实:胡闹!

周昌和:我看离了才好,省得嫂子跟你遭罪。

周秋实:渊平,今天你给我把这事说清楚。

周昌和:二哥他现在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

周秋实:老三,这没你的事,一边去。

      渊平,凤英哪点对不住你了?自身难保,我看你是     事干大了,忘了自己姓啥了!

周昌和:大哥--!有些事你还不知道呢。

周秋实:我不知道什么?我知道你二哥是个混蛋,我还知道这

        婚不能离!

周渊平:哥,你骂吧!骂了我心里痛快!(欲哭)

周昌和:大哥,这事一直瞒着大家。二哥这回栽跤了,我也是

        前两天他找我借钱才知道的。

周秋实:(平静了一些)生意栽了就栽了,钱没了可以再赚

        ,离婚算什么本事。一家人在一起,比什么都好。

        说出来   看大哥能不能帮你。

周昌和:算了吧,就你那点工资,能帮多大忙啊!

周秋实:渊平,老三这话什么意思!

周昌和:他拿公司的钱到澳门赌博输光了。

周秋实:拿了多少?

         十万?

      五十万

      一百万?……

周昌和:别问了!就是把咱俩这辈子挣的钱加在一起,也补不

        上这个窟窿!

周秋实:渊平!你到底挪了多少?

周昌和:(平静)八千……万。

周秋实:八--万!!!我这辈子也没见过那么多钱!你……

        你可真有本事啊!(大喊)

      ……

     (目光黯然)渊平,你还记得爸吗?

周渊平:记得!

周秋实:我也记得。我还记得小时侯爸爸老爱逗你。有一次,

        爸悄悄给你口袋里放了几毛钱,结果,你却把钱交给

        了老师,回来爸问你钱呢,你竟说不是你的东西不能

        拿,要   交公,于是爸夸你为人本分,还说你长大了能

        当个清   官。可你现在……

周渊平:哥……别说了!我……我对不起咱爸!(痛不欲生)

周秋实:渊平,你是对不起爸,你还对不起凤英,你更对不起

        你自己啊!

周渊平:这都是命啊!每想到一件事情竟改变了我一生!

周昌和:二哥,时代变了,你的思想如果跟不上,就会被一个

        个罪恶的旋涡吞没。

周渊平:澳门,陷阱啊!

周昌和:这事不能怨别人,要怪只能怪你自己。

周渊平:我真蠢,以为那八千块玩一玩,没什么大不了的,结

        果一局下来就输了十五万,赌场老板告诉我压大才能

        赢多,于是我就借了赌场五十万,结果还是输了……

周秋实:(惋惜)你当时要是早点收手就好了。

周渊平: 太晚了!六十多万一眨眼就没了!我一看,钱没了也

        没法向公司交代了,几十年的身子也不可能再清白

        了。不      赌怎么办?不赌就是死啊!

周秋实:你这不是在赌命吗!

周渊平:事到了这份上,我还能怎么样?我不赌就得死,我不

        赌就没钱给公司交代。于是我每个月都去两次澳门,

        去的目的就是想赢回输在那的钱。

周秋实:那你如何弄到的钱呢?

周渊平:还是公司的。我告诉出纳说公司在澳门有项目,叫她

        把钱汇到澳门的一个集团。每次都汇近百万。就这

        样,八   千万都到了澳门。

周秋实:我就不信,动这么大一笔钱,公司里就没人怀疑?

周渊平:没有。我上任一年就使公司实现了扭亏为盈,因此公

        司很信任我,没有人会相信我已成了个赌徒的。

周昌和:赌博真的可以让你产生快感吗?

周渊平:快感……哈……哈……去他妈的快感吧!每一次拿到

        牌心就在他妈的嗓子眼,手指抖得连牌都翻不起来。

周秋实:这又是何苦……哎……

周渊平:说句心里话,赌来赌去我只想赢回输了的,多一分我

        也不想要。可结果呢?越赌越大,越陷越深……

周秋实:不说了不说了……凤英现在怎么样了?

周渊平:我也不知道。我到医院时她已经走了,兴许是回她妈

        那去了。

周秋实:这就是你要和凤英离婚的原因?

周渊平:是的,这事我没敢告诉她。对了!大哥,我想让你把

        凤英和孩子的户口弄到外地去,西安这地方她们是没

        法呆了。我这事也包不了几天了。

周昌和:这事要快点办,不然,事一烂走也走不了了。

周秋实:凤英真实命苦啊……人活着怎么就这么累呀……

周渊平:我也累了……太累了……

 

                  (第二幕--END

                                                                                                                                                                                                                                

第三幕

 

(说明:第二天一大早,李凤英就带着她回到了她的家。)

李凤英:周渊平,你出来!

周昌和:嫂子,回来了。怎么大妈也来了。(周昌和见凤英她

        妈站在凤英身后便急忙打招呼。)

  母:是昌和呀。

周昌和:二哥他马上就下来。(指指楼上)

周渊平:妈你也来了,快坐!

  母:渊平,你和凤英的事凤英都跟我说了。

周渊平:妈……

李凤英:妈,周渊平他不是东西。

  母:凤英,你别插嘴,你让渊平讲。渊平,妈也是个明白     人,是不是凤英有什么地方对不住你了?

周渊平:不----,是我对不起凤英!

周昌和:二哥!你就不要瞒了……

周渊平:住嘴!

  母:渊平,发生了什么事,快跟妈说呀!

周秋实:伯母,渊平他确实有苦衷呀。为了凤英和孩子,您就

        让凤英离了吧!

李凤英:大哥,你怎么也说出这种话!这可不是你的为人呀?

周秋实:凤英,大哥也是为你好的……

李凤英:我不听!我不听……

(电话铃声响起。)

周昌和:喂?……噢!(将电话递给了周渊平)二哥是检察

        院,说找你。

周渊平:昌和,小声点!(接过电话)喂,我是周渊平……

(过了一会)

  母:渊平检察院找你什么事啊?

周渊平:没事,没事。

  母:你就别瞒妈了,跟妈说句实话啊!

周秋实:事到了这分上也没什么好瞒的了。渊平不说我来说!   (两个女人的目光都移向周秋实,此时周渊平却呆滞的

        盯着那幅宁静而至远一动不动。)渊平他贪污了公

        司八千万,已经没活路了!

李凤英:不!这不是真的!我不信,我不信!

周渊平:凤英,这是真的。现在你明白我为什么要离婚了吧!

李凤英:渊平,你是在骗我对吗?你连那辆骑了几十年的自行

        车都舍不得扔又怎么会公污公款呢?

  母:渊平!你好糊涂呀……!

周渊平:妈,我对不起凤英和孩子啊!

      凤英,我就要死的人了你还跟着我干什么!    

李凤英:不!你不会死的……不会的!(哭了一会,目光转向

        她妈)妈!你不是和检察院的侯院长很熟吗!他是你

        的老同学他一定可以帮渊平的!妈,你给侯叔叔打个

        电话渊   平就没事了!

  母:你以为妈不想救渊平!妈也想呀!可是妈不能那样做     啊!

李凤英:不……妈!可以的!可以的,只要打个电话就行了。     ……妈-

周渊平:凤英!你这不是也把妈往火坑里推吗!难道我一个人

        犯错了还不够嘛?凤英,不要为难妈了,这条路是我

        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一切的后果也应由我一人承担。

周昌和:二哥……

  母:渊平,你不会恨妈吧?(老泪纵横)

周渊平:妈,你没错。我不怪您。

     (昂头看着天花板,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这半年来我

        没有一天不在害怕,我怕得要命。经过这几天的事我

        想开了!与其每天提心吊胆的过日子,倒不如早点把

        事了了。

      前两天,公司查账我就有了心理准备,刚才检察院打

        电话来我就知道是该走的时候了。我谁也不怨,因为

        这条路是我自己选择的,我是罪有应得。就算妈能救

        我,我   也没脸再活在这个世上了!

      凤英,带好咱们的孩子教他好好做人。我已经把离婚

        协议写好了,字也签过了就放在书桌的抽屉里。

        哎……人这辈子有些错就是一次也不能犯,可惜我明

        白得太晚了,太晚了呀……

          (下跪)妈,大哥,昌和,还有凤英,保重!

李凤英:渊平!(放声大哭)

周渊平:凤英,不要哭……我现在比任何时候都轻松都高兴,

        真的!(泪水充满了眼眶)

         (周渊平说完就走出了家门,此时窗外正下着瓢泼

        大雨。李凤英发疯似的喊着丈夫的名字……)

 

                  (全剧--END

 

 

 

   

   
[我来说几句]
此文上传者非VIP用户,所以此文不能进行评论!

吴俊发博客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