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日志作品-《某年某个春末夏初》陕西三原县南郊中学高2004级(1)班高纯
吴俊发博客-原创分类:|收获八月|
《某年某个春末夏初》陕西三原县南郊中学高2004级(1)班高纯
2005-11-07 17:15:01  吴俊发- 阅读:2421  关键词:

某年某个春末夏初

                                  陕西三原县南郊中学高2004级(1)班高纯

                                

2005年的三月刚刚过半,我和花花就开始每天消耗500ml的百事,以此与发了疯日益飙升的气温相抗衡。每喝光一百事的时候花花总是说这个三月彻头彻尾的疯了,春天热的像夏天简直不象话~!而我总是不说话,一来说话加速体内水分蒸发,二来在花花说话的时候我在考虑要不要再买500ml百事。

很久以前认识的一MM说她小时候看见以“二零零几”或“二零几几”开头的文章就知道是在编故事了。

我也一样,小时侯我也以为二零零几年的人都应该戴着金属头盔在灰色肮脏的空气中飞来飞去。或者准确一点说是茫然失措的荡来荡去,怎么都无所谓了,反正实在空气里悬着。上不沾天下不着地的。可当自己真的站在二零零几年的时候我发现街市依旧流转世界依旧太平。我依然每天早晨6点起床晚上11点睡觉,花花依旧每天午睡过头不想起床就可以任性的赖在床上不去上课,我依旧整天整天为自己的成绩自己的前途担心的做恶梦,花花依旧抱着那些厚的都能砸死人的某某某某的小说在毫无生气的校园里荡来荡去,我依旧喜欢回忆过去喜欢到总是非要把花花小FBB还有AS都写进作文里不可,花花依旧每天喝掉500ml百事否则会被像夏天一样的阳光晒的“毛骨悚然”。

我依旧可以心平气和的写下开头的那句“2005年的三月刚刚过半。”

站在二零零几年的影子里我心如止水,花花总是说这是由于被痛苦持续长时间的猛烈袭击而造成的感觉神经麻木。我于是点点头,想起我的某本书上写的:生物对环境有一定的适应性。于是赶紧翻到那本书打开发现那句话下面还有一句吓得我立刻把书扔的远远的。那句话是:生物的适应能力有一定的范围。当环境恶劣情况超过生物的适应范围时会引起生物的死亡。

TNND,大白天的吓什么人呀~

                          

某某人说过,频繁的考试像翻来覆去的死。

我和花花就是这样在这个春天一直处于一种反复的状态。死,然后生,再死,然后再重生。花花说那些凤凰火鸟之类的东西比起我们可差远了。

高三的师兄师姐们刚刚挨过了二模,路过校园的时候我和花花都不敢抬头看他们。怕看到一张咬牙切齿目露凶光的脸。怕他们的恶劣情绪影响到我们。他们说高三的学生是“坐在地狱里仰望天堂”,那我们呢?我们是什么?花花说我们是“坐在床上仰望天花板”——无所事事。

                            

窗外的蛙鸣一阵一阵袭击我的耳膜,我不知道是不是他们的更年期到了。因为我从蛙声里听到了前所未有的惨烈,烦躁以及绝望。

这个三月我的绝望一拨赛过一拨,我听得见忧伤在我心底疯长的声音,听得见骨头炸开一道又一道裂缝的声音。听得见我的大脑被某种东西侵蚀的声音,可我不反抗也不挣扎,我想只要你不把那些公式和方程式挤掉,这个大脑随便怎么折腾都成,我无所谓。我目光游移的坐以待毙,神色安详的迎接死亡,脚踏实地的陷入虚无。

我甚至连像窗外更年期的青蛙那样叫两声的想法都没有。

                            

我破罐子破摔,爱怎么着怎么着吧!

我打电话给小F的时候就是这么说的。然后小F在电话里大骂我毫无上进心不可救药。我说上进心这东西是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想的时候多了也就有了,不想的时候上进心就一点一点的减少。

我听见小F在电话那头长长的叹息声。于是我对她说:“你放心好了我暂时死不了,我是那种看起来弱却怎么也弄不死的人。”

F说:“我五一过来看你,在我来之前你给我安安分分的活着。”

我说:“好,我一定留着小命等你过来过五一。”

                              

有一天我和花花发现我们消耗的百事已经达到1000ml。发现这一点的时候我和花花都惊诧不已。我想我们又向“透明水母”迈出了一大步。

花花说:“春末夏初就要结束了,夏天还是还是来了。”

我点头,我说夏天终于来了,我该跟我在这个三月的碌碌无为作个了断。

我想我真的应该作个了断。

   

   
[我来说几句]
此文上传者非VIP用户,所以此文不能进行评论!

吴俊发博客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