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俊发博客-原创分类:|文明碎片|
拿什么来感动中国 陕西省三原县南郊中学高二(9)班任岩 女 17 汉族
2006-04-28 20:06:55  吴俊发- 阅读:2578  关键词:

拿什么来感动中国

            陕西省三原县南郊中学高二(9)班任岩 女 17  汉族

拿什么来感动中国?一直不愿掂起这个沉重的话题,可是作为社会中的一员,心中有话,不吐不快。

每年总是在不经意间知晓了央视“感动中国”的评选结果,那一个个传奇般的人物,一个个催人泪下的故事,总是让我心潮澎湃。报刊、广播、电视,各种媒体让这些“感动”感动了中国,可能这社会太需要感动了吧!

我不得不承认这些“感动”必要,可是眼泪过后,感动过后,我们该思考些什么?

开始,我想我是骄傲的,我为中国有他们而光荣。他们热爱祖国,他们关心社会,他们尽自己所能为人民办事。

后来,我想如果他们的精神能在社会中传播,在人群中发扬,这将是多么美好的人间。没有纷争,没有自私,只有爱。

再后来,我有些气愤。当央视将这一个个故事传遍大将南北时,我们某些地方的“公仆”是否会有些不好意思?我们的社会是否应该进行一些自我反省?

我想没有人能忘得了那个八十多岁,用蹬三轮车来赚钱资助贫困学生的老人。我不知道每次他将血汗钱交给那位校长时,那位西装革履的校长除了表示感谢,接钱的手会不会有一丝颤抖,会不会感觉到这笔钱的沉重。

还有洪战辉,那个人十几年如一日,抚养一个与自己毫无血缘关系的妹妹。听这个故事时,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中国13亿人口却没人帮得了这对可怜的兄妹,岂不是笑谈?我们的社会福利机构哪去了?太多的残忍后,终于磨练出了个洪战辉,于是他成了众望之所归,他成了英雄。社会的压力逼得他用一个稚嫩的肩膀扛起整个社会的重任——中国的慈善事业。我们众星捧月般地捧着英雄,英雄失去了平凡自由的权利。我想到了个很尴尬的词语:道德过劳。

我们是人,所以我们有感动的能力,可是我不知道是否这些“感动”真的能感动中国,因为我看到了些难以启齿的场面。

山西是个卧虎藏龙的地方。过去有乔家大院,有诚实守信的晋商群体,据说其奢华程度不亚于帝王官宦家族;今日有挥金如土的煤窑主,05年轰动全国的山西煤窑主摆阔事件出尽了风头。试想,若干煤窑主每人用现金购下数十辆几百万的世界顶级名车,那是何等的气派!“一掷千金”怎能形容的了那种极度的奢华?

时下,有些富人沉溺于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腐朽生活,热衷于声色犬马、比富斗富、暴殄天物,并以此为荣。广东某贫困县竟出现以“人头马”招待大学生自愿者的怪现象;某电力公司三天会议竟花费304万巨资;某些官员竟将办公室修的像五星级酒店。这也就无怪乎一位非洲的新闻部高官纳闷:中国为什么总坚持自己是发展中国家呢?从卫星电视中看到的中国明明是和英美一样的发达国家呀!听了这话,不知是该为中国的现代化建设而感到骄傲、还是应该为现代化建设中奢华感到惋惜与耻辱。

历史是一面镜子。汉文帝崇尚节俭、力戒奢侈,开创了著名的“文景之治”;唐玄宗沉溺酒色,迷恋玩乐,“缓歌曼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致使国政混乱,激起“安史之乱”,葬送了花团锦簇的一代盛唐。正如李商隐所言:“历览前贤国与家,成由节俭败由奢。”

“衣食足而后知荣辱,仓廪实而后知礼节。”可为何一个个底层人物用鲜血和汗水感动了中国,而堂堂富豪们却一个个做了道德层面上的缩头乌龟?为什么西方有盖茨样的慈善家而中国却有了山西煤窑主般的阔绰出手。衣食足,就真的能知荣辱?、

鲁迅先生说:“奢侈和淫靡只是社会腐化的一种现象,绝不是原因。”说文革是十年浩劫,一点没错,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再教育,使中国文化出现了严重的断层,将中国经济发展足足推后了二十年,在那残酷的政治高压下,人们失去了发展精神文明的机会。终于,1978年改革开放,中国像个暴发户似的迅速完成了从温饱走向小康的过程,经济高速发展,精神自由却因长期禁锢后的突然解放失去了正确的路标。于是,精神文明走向了畸形发展之路,而它的直接危害就是混淆了荣与辱的概念。

“少年强则国强,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现今,我们这一群祖国未来文明的传承者在疯狂增长的GDP中失去了是与非、荣与辱的辨别力,这无疑成了阻碍社会进步的潜在危机。

央视明年仍会有“感动中国”,但中国何时才能完全被感动?

我们身边有看似平凡、实则伟大的英雄,也仍旧会有骄奢淫逸之徒,关键在于我们要守卫心灵最深处的那分纯真,明辨是非,把握荣辱,时刻铭记:一饱之需,何必八珍九鼎?七尺之躯,安用千门万户?
   

   
[我来说几句]
此文上传者非VIP用户,所以此文不能进行评论!

吴俊发博客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