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俊发博客-原创分类:|研究性学习|
模拟法庭 孙富李甲逼死杜十娘案 三原南郊中学高2004级(9)班根据高中语文教材第四册《杜十娘怒沉百宝箱》集体编演
2006-04-16 21:00:44  吴俊发- 阅读:2587  关键词:

模拟法庭

孙富李甲逼死杜十娘案

三原南郊中学高2004级(9)班根据高中语文教材第四册《杜十娘怒沉百宝箱》集体编演

活动策划:曹媛媛

指导老师:吴俊发  肖国荣

法官:崔涛

陪审员:王颖  曹媛媛

公诉人:张娜  李玮

辩护人:王倩  常江

被告:魏征饰李甲       王龙饰孙富

证人:石前饰杜妈妈   惠莎饰小四    李俊饰十娘自尽目击者

 

起诉书

被告李甲,浙江绍兴府人氏。父亲李布政所生三儿,惟甲居长,自幼进了乡学读书,未参加科举,花钱破例进了北太学,在国子监读书。

被告孙富,微州新安人氏,家资巨万,祖上历代在扬州做盐商。年方二十,也是南太学的学生,生性风流,常到妓院取乐。

被告李甲在国子监读书期间,与京城花姬杜十娘结识,两人情投意和,终日厮守。十娘早有从良之心。李甲由于不敢违父命,便一直未曾答应。一年的花天酒地生活,使李甲囊空如洗。由于杜十娘对李甲感情真挚,杜十娘取出150两白银帮助李甲赎出自己。李甲从柳春处借来150两连同杜十娘交给他的150两银子共300两白银赎出杜十娘。

李甲带杜十娘回家路上遇到被告孙富,孙富对杜十娘便有占据之心。便从中挑拨,便以1000两白银哄骗李甲把杜十娘卖给他。

李甲却未曾晓得杜十娘仍有百宝箱一个,可值万金,原怕李甲之父拒绝,以此孝敬,但不料李甲中途变心,便携百宝箱投身于江,至使身亡。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护法》,被告李甲和孙富的行为致使杜十娘死亡,已构成拐卖妇女罪和非法买卖交易罪及逼死他人罪,情节恶劣,后果严重。

为了保护妇女权益和利益,现将李甲、孙富两位被告提起公诉,请依法判决。

此致

  浙江高级人民法院

 

公诉人:李玮

200644

 

公诉词

审判长、审判员:

按照刑事诉讼法的规定,我以国家公诉人的身份出庭支持公诉,我们经过大量取证调查,认定被告李甲、孙富犯有拐卖妇女、非法买卖交易罪、逼死他人罪。李甲和孙富已对杜十娘生命安全造成侵害。根据大明律法规定,对于以上罪行必须追究其刑事责任。为此,我们对被告李甲、孙富提出公诉,交付法庭审判。

现在我们就被告李甲的犯罪事实,侵害性及追究的刑事责任谈几点意见供法庭参考。

关于被告人李甲、孙富的犯罪事实,我们有多人做证,可谓铁证如山,据证人的证词及其现场的调查取证,我们可以列举如下事实:

(一)李甲在用三百两银子赎出杜十娘,其中一百五十两是杜十娘本人的积蓄。另一百五十两是柳遇春借给他的。不顾及杜十娘对他的一片真情,竟将杜十娘以千两白银买给孙富,对其人身自由权造成侵害。这足可见李甲,这位富贵之徒,纨绔子弟,对杜十娘情谊的虚假,对钱财的贪婪。李甲最终将一片真心的杜十娘逼死,故被告李甲行为性质严重,非同小可,根据《刑法》180条规定,非法拐卖妇女,造成妇女人身财产安全受侵害的,情节严重,处以无期徒刑,并没收赃款,此案牵系人命,事关重大,故不可小视。

(二)被告孙富明知李甲和杜十娘相爱。不仅不成人之美,反夺人之所爱。挑拨离间,花言巧语。以千两白银买杜十娘,无视其人身自由权,这明显的属于非法买卖交易罪,且使杜十娘至死,同时构成逼死他人罪,在场证人铁证如山,不容质疑。

关于被告李甲、孙富的犯罪性质及其严重性,我已经陈述了,根据刑法,被告人已构成拐卖妇女罪,非法买卖交易罪,逼死他人罪。今天我们将被告人李甲、孙富告上法庭,希望法庭依法审理,按以上罪名对其处罚。

       此致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公诉人:张娜

200644

 

辩护词

审判长、审判员:

我受被告李甲、孙富的委托,担任此案被告的辩护人,今天依法出庭为被告辩护。

开庭前,我对有关本案的全部记录都做了一一查阅,并对记录在案的有关事实和证词也做了详细的调查和核实,刚刚又听了法庭公开调查及公诉人发表的公诉词,我针对刚才起诉人认定被告构成拐卖妇女罪和非法买卖交易罪及逼死他人罪等事实,请求做以下陈词:

公诉人认定我当事人构成拐卖妇女罪,纯属无稽之谈。从所周知,杜十娘有心从良,一心想离开那烟花之地,遇上被告后,认为觅得知音,并决定依附终身,于是有心暗示被告,赎身从良,远离是非。而被告李甲起初也爱杜十娘,赎出杜十娘时并未想到后来出卖之举,即非有预谋地将其欺骗然后卖掉。因此,何言拐卖?在遇到孙富前,谁敢否认,被告李甲对十娘一片真心爱恋。在囊空如洗的境况下,拼命凑齐银两把杜十娘赎出,用意是好的。至于和以后会卖掉十娘,在情节上两件事完全独立,并无联系。因此,无论是从事实,还是从理性上分析,拐卖妇女罪都不成立。再者,在给老鸨的赎金中有一半为十娘预支,敢问哪有人会心甘情愿的帮着别人将自己拐卖掉,十娘不可能傻到如此程度,说上去她也应算是一个精明的人。

再言,非法买卖交易罪,敢问从大明律法哪章哪条可以见得李甲的行为构成了非法买卖交易罪。若是没有,那么又何言买卖的合法或是不合法呢?再敢问怎样才算是合法的买卖交易呢?难道是聚于集市上或是立于公堂前,进行一手交人一手交货这种形式上的交易之后,才算得上是合法的买卖交易吗?那么这样岂不把人和商品等同了,因此起诉书指控被告非法买卖交易的犯罪行为定性不准,并不成立。

官场上讲究“冤有头债有主”,按成语办事,这是中国古代法律的弊端。既然是弊端,那么就是说,它是无理可依的了,所以我们应当讲究对人死亡的直接加害证据的考究。杜十娘是自杀的。李甲并没有推她,当场的一百多人都亲眼目睹了杜十娘投江自杀的一幕,不正好证明被告并无蓄意逼死十娘的嫌疑吗?因此,对于公诉人认定被告有逼死他人罪的说法也不成立。

你们可以认为被告是富贵子弟,是纨绔少年,但是,无论怎样他对十娘的感情是真的,他最后之所以会卖掉十娘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他已断绝经济支持,手头拮拘,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才被财利冲昏了头脑。而做为十娘,既以认定了被告,又为何对自己持有百宝箱的事一再隐瞒,这犯了夫妻间应相互信任的大忌。再说了,李事后也痛苦流涕表示了一万分忏悔,而杜却不肯给他机会,执意寻死路,在自己死后利用社会舆论的力量来索命复仇,当事人虽未赔得性命,但也落得暴病卧床终生,就此说来,被告也是受害者。

至于孙富,虽然涉及买卖杜十娘,也是对杜十娘有爱慕之心。在李甲面临婚姻难题的情况下,既是从客观效果上来说,既是帮助李甲难受父亲责备,也是帮助杜十娘有所归属,不至于流离失所。所以事出有因,情理可原。也不应该定罪。

审判长、审判员,我们不应以点概面,不应让陈旧的观点而掩盖了事实的真相,我认为公诉人并未就事论事,而是在论事的同时夹杂了其个人感情,对事情的认识涂抹了一层感情色彩,因此对被告强加了一些本无虚有的罪名,使指控并不完全具有事实性和主观性,因此我认为公诉人所指控的各项罪名均不成立。

我以被告人辩护人的身份请求法官,各位审判长和审判员,能考虑我们的意见,还被告一个真实。

辩护人:王倩

法庭辩论

常:首先对公诉人所提出的李甲卖杜十娘证明李甲对杜十娘是虚情假意表示不赞同。李甲在未遇到孙富之前,虽然身无分文,但是在老鸨索要三百两赎金赎出杜十娘时,还是奋力奔走于亲戚朋友之间的,借钱虽未得,俣足以看出他对十娘的一片真情。再者,在借钱未得,无处容身时,不忍去见十娘,怕十娘难过,若是无情之人,怎会有不好意思的举动。对于公诉人所提出的李侵犯了十娘的人身自由权,那么请问十娘在妓院中的生活是有人身自由的吗?若是有,还需被赎出吗?因此只有她被赎出,才会获得人身自由,那么公诉人所提出的观点不成立。

李:我方反对。如果李甲没有忘恩负义,对十娘死心踏地就不会把杜十娘当商品一样卖给孙富。一个知道自己被人当商品去买卖的人,你可以设想她的内心是,可以说自己以没有什么价值,杜十娘又怎么不会投江自杀。所以李甲、孙富是十娘致死的直接原因。再者,杜十娘当时的确拿出150两白银给李甲帮助其赎出自己。愿请证人证明:

(十娘随从小四出庭证明)

李:“首先,你所言必须属实,你要为你的回答负法律责任。请问,杜十娘当时是否自己拿出150两白银去帮助李甲抵300两白银的一半?”

小四:“是”

李:“可否属实?”

小四:“属实”

张: 请传杜妈妈。杜妈妈,你确定将十娘以300两白银卖给李甲了吗?

杜妈妈:确定。

张:可否属实。

杜妈妈:属实。

公诉人:被告并非无赎她之意,只是父命在上,不可违之,所以才长久不敢赎她,还有辩护方否认其拐卖罪的事实,请辩护方注意,拐卖是一个过程,而不是这个过程的零点,被告一开始虽无预谋拐卖之意,但此案的重点不在于他当时怎么想,怎么做,而是这么做之后所造成的结果,例如,一个人本意是和同村年龄较小,无较强社会意识的人外出打工,但中途由于经济拮拘,在同村人不知的情况下,将其卖掉。他一开始也并未意识到事情会如此,但结果却一目了然,在法律意义上,已符合拐卖的一切程序,恐怕此人当时的想法已不是此案的重点了吧。法律也不会因为他开始的想法而判他无罪的,案情发展到此,请问辩护方,难道还要认为这个人的做法是合法的吗?两个事件不是孤立的,而是有一种内在的直接联系,所以两个李甲已构成了拐卖罪。

王:那好,我们从当时的社会背景分析一下,明代,历史上商品经济以展最为充分和繁荣的时期,金钱在实际生活中地位明显上升,传统的价值观念开始有巨大转变。金钱冲击着传统的价值观念和意识,旧的等级、尊卑等不再牢不可破,人的价值,既然可以用金钱衡量,那么人格、尊严、良知、情感也同样,那么是不是在当时李会将杜十娘卖掉是完全合乎逻辑的,那么也就是说李这一切就不能笼统的怪罪于李甲了,更无非法买卖交易可言,因为在封建社会,人口是可以被买卖的,对吗?

李:我方反对。针对非法交易罪,辩护方分明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难道辩护方不知什么才算合法买卖交易。《中华人民共和国买卖交易法》只针对于商品的交易,应该没有人是如何交易这个说法吧!且辩护词中明确指出,人和商品的交易不可等同,商品的交易可守法,可违法,但对人的交易只有一种解释,其严重侵害了妇女的合法权益——人身自由权。和违背了合法买卖交易法的本质。如果被告对杜十娘的感情是真的,就不会用杜十娘去换取1000两白银来请求其父的原谅。如果李甲知道杜十娘有值万金的百宝箱,那么他也不必大费周折以区区1000两卖掉杜十娘。所以,李甲、孙富已构成非法买卖罪。

王:请公诉人注意,对方所提到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而我方所提到的是大明法律,在当时,还处于封建社会的明朝,怎么可能一套人民共和宪法,因此,请对方能考虑到当时的社会背景?

李:那么,在当时的明朝对妇女的权益就没有明确的阐述吗?

王:我方在辩词中已提出过,敢问明朝哪章哪条可以见得被告李和孙富的行为构成非法买卖交易罪?既然我们都无法考究,那么对方就不能定性的认为其有罪或无罪,合法或不合法。

张:难道在当时,一个人做了坏事,就不应受到法律的惩罚吗?

王:那要看情况了,一个人因道德败坏而受到人们的唾弃,但他不一定就触犯了法律,当时人们常常私自买卖人口,难道人人都触犯法律吗?

常:法律是道德的最底限,大家都知道最终李甲和孙富受到了人们的唾骂,但未被押入官府,那么就说明他们只是道德问题,并非犯法,因此不需承担任何罪名。

李:他既然肯为了区区1000两白银将杜卖掉,逼得最后杜十娘怒沉江中,谁又会晓得他过后会不会做出更加过份的事情呢?

王:我方对于对方提到的李逼死十娘的看法表示反对,我们要讲究对人死亡的直接加害证据,杜是自杀,李甲并没有推她,李甲与杜的死无关,当场一百多人都看见了,这点我请求当时在场的围观者出庭做证。

王:请问证人,你是否能够证明杜是自己抱着百宝箱怒沉江中的?

围观者:是的,当时围观的一百多人都可证明。

王:那么,李甲有没有推她或怒言逼她呢?

围观者:没有。

王:可否属实。

围观者:属实。

王:好,谢谢,那么也就是说,李并无意逼死杜,杜是自杀。

王:再请问为何十娘总是迟迟不肯把自己拥有百宝箱一事告诉李呢?

李:毕竟杜十娘出自烟花之地,非良家女子,再说,回归本案,李甲之父不同意儿子的这门婚事,杜十娘的百宝箱是害怕其父拒绝而孝敬其老人家的,并非有意隐瞒。

王:我刚刚提到过,在当时金钱冲击着传统的价值观念和意识,以百宝箱的价值而言,它完全可以使李布政接纳十娘,金钱的力量足以压倒根深蒂固的门第观念,布政使的门槛,对于身为妓女的杜十娘来说并不是不可逾越的。

李:即使杜将百宝箱事先告诉被告,李甲回到家中到底会站在父亲和妻子哪一方,谁又能知道,要是他携财逃走,杜十娘岂不人财两空,到时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岂非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常:那或许,赎身,还家,缔结良缘,也说不定呀!要是李父仍不答应,他们完全可以依靠百宝箱自立门户,如白娘子一般背后出钱使力,过完美丰裕的二人世界也是宣传有可能的。

法官:请诉辩双方做总结陈述。

辩护人:首先,李所生存的时代是一个封建家庭礼教观念严重,门第观念极深的一个社会,在那个社会每个人在行动的同时都权衡自己的利弊,在这个交织着利害的社会中付出一份不计得失的真情,需要牺牲很大的代价,在这种利害关系中,没有真情的土壤,再怎么坚强的爱情萌芽也会枯萎死亡。他是正常人,他不可能成为一个超越时代的人,更不可能脱离他的生活环境。他也是不得已出此下策,并且他事前并不知百宝箱一事,事后他也表示了忏悔,杜要是真爱李,以今日已婚妇女标准,完全可挽回一切,李又不是爱上别人了,杜完全可旧事不提,给李机会,也许从此执子之手白头到老。

       而做为杜,在传统的道德观念中妇女的依附性和妓女的卑微地位就决定了一切与十娘的追求是格格不入的,就算李将她卖了,除了死她并非无他路可走,如赎出自己,另觅知音,泛舟江湖,可这些她都不选,偏偏选择了死,以死后社会舆论来复仇,使李终落得裹病卧床终生,她也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李也是受害者。

       审判长、审判员,请慎重考虑,明察秋毫,还我当事人一个清白,我的陈述完毕。

公诉人:李甲肯定会痛苦,但法律却不认可这一点,犯罪已实施,就必须承担法律责任。终落得裹病卧床终生,是自食苦果,而被告却成了受害人更是无稽之谈。至于利用社会舆论的力量,来索命复仇,是自己实施这一犯罪行为肯定得到的社会响应,当时在场的观众不可能只是一个摆设,肯定有自己的看法(请证人),中国的法律是为人民服务的,既然人民都不同意,法律还有何意?大家的一致看法,也对李甲和孙富是实施[犯罪做了肯定。

       通过各方面的辩护,以及我方证人的真实证明,认为被告李甲、孙富符合犯罪的一切程序,而且辩护方所请的证人证词纯属虚构,毫无事实依据,没有正面且正确地回答我方提出的问题,所以,拐卖妇女罪……均成立,且人证物证具在,请法官给予正确的审理,还被害人一个公道,陈述完毕。

法官:休厅10分钟。

判决书

        根据法院调查,现对被告李甲、孙富判决如下:关于李甲、孙富拐卖妇女和非法买卖交易以及逼死他人一案,首先李甲与杜十娘之间确有爱恋关系,杜十娘当初也是自愿将终身托付李甲,因此,拐卖妇女罪不成立,在大明律法中,并没有明确规定何谓非法买卖交易,故李甲、孙富非法买卖交易罪不成立,至于逼死十娘一罪,李甲、孙富虽不是故意而为之,但十娘之死确是由于他们俩的关系,这虽不能称他们犯罪,但是触犯了道德的标准,念在两人都有悔过之意,故对被告人从轻发落,综上事由,经合议庭审议,对被告李甲、孙富免于刑事处分,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我来说几句]
此文上传者非VIP用户,所以此文不能进行评论!

吴俊发博客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