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俊发博客-原创分类:|影视观感|
通州宋庄画家村游览记
2010-06-16 21:32:19  吴俊发- 阅读:2641  关键词:宋庄 画家村

通州宋庄画家村游览记

吴俊发

2010614早上7时,从航天城乘447公交车到上地站,进地铁13号线,又先后转乘地铁二号线、一号线和八通线,在通州北苑路口东坐上9389公交车,到宋庄镇小堡村,已是上午11时。知道我要去画家村参观,热情的售票员提醒我说:“您从这下车正好,这里是小堡村文化广场”。

下车。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公路东侧卖画的地摊。好家伙,沿着路边密密摆放画框,像长蛇阵,蜿蜒北去。这些画尺幅都不太大,二尺左右,油画写实,国画传统。想问一下价钱,但见一位卖画的老人伏在简易桌上睡得正香,不好惊动,不问也罢。仅从这卖画地摊的强大阵容,我就强烈地感觉到,真的来到画家村了。

抬头看看前方,一条宽阔的公路由南向北伸展,两旁店铺鳞次栉比。有许多小门面的画店,均标有画廊画展字样。走进一个门面,是刘大林作品展,室内墙上是传统气息浓厚的国画,有不少山水画,另有多幅画马。古朴清雅,甚有可观。请教店主在画家村参观路线,他说沿公路干道一直向北都是,主要展馆多靠路面。

小堡文化广场很是热闹,公路干道西侧是小堡村民委员会,东侧是广场。广场中央有很大的水池,水不很深,水管和喷头绕池,没有水喷。如果喷水,定然壮观,不知是否音乐喷泉。

水池东侧的一个较大门面是宋庄艺术家群落接待中心,位置和小堡村委会正好隔路相望。接待中心两边是密集的店铺,当然画店不少,还有为画店服务的店铺,如专作画框的,兼营装裱的。饭店多是地方风味,如“秦风苑羊肉泡馍”“山西刀削面”“湘澧园”等。

一路走去,见两座城堞一样的建筑,矗立于一条东向的水泥路两边。信步向里走去,几座高楼,多是展馆,再向里一个院子,迎面高处有“国防工事艺术区”巨大字样。不知道这地方过去是什么单位。左拐弯两边是连成一体的二层小楼,一律青砖青瓦,民族风格。像是统一建造,分隔成一间一间的画室,有的标某画家工作室,有的标某个人画展。有的展馆正在展示,有的展馆没有开门。这时才想起今天已放端午节假,画家回家度假,全在情理之中。走进孙吉祥油画室,他以泼代画,色块堆积,墨迹淋漓。他的画作,半写意,半抽象,形成富有渲染效果的梦荷系列。旁边另一画室,多幅油画都是一道道的色带,好像彩条布,又像三十三重天。问及画作内涵,画家说是平静心态的自然流露。

出了国防工事艺术区,沿公路主干道向北,到了宋庄国画院。里面荷塘多树,宛然小园;石磨少驴,又像深院。展馆高大,装饰一新,通体青色。进入第一展厅,宽畅深广。白色墙壁依次悬挂名作,美不胜收。因眼底有病,已辨识不清小字。只好摘下近视眼镜,努力察看画作旁边标签,记下画家姓名,分别是王孟奇、范扬、刘进安、刘克训、孙志均、林荣生、靳文艺等人。

王孟奇先生所画最奇。篆书粗线,写成人物,心宽体胖,神态浪漫,既似弥勒,又似渊明。范扬先生所画南雁荡山组画,纵横恣肆,书笔画意,看似粗糙,实则自然。林容生山水鲜艳不繁,青翠可爱,似有版画风格。刘进安的画风又是另外一路,他的米脂风情,笔触飞转,不厌繁复,密如麻线盘绕,仔细体察,又觉精雕细刻,形象逼真。刘克训先生画《满园春》,设色简纯,出彩亮丽,很有齐白石画风。其余几位名家画作,因欣赏水平有限,其高妙之处,只能意会而难以言传。

    出了宋庄画院,沿公路干道又向北走。干道两侧,间隔百米,即有东西对应的小巷,小巷靠干道处有大的五六层的高楼,往里多是二层小楼。有开放式庭院,院里又分成几个各自独立展厅。我进了一个院子,正中是汉风国画展室,左厢是女画家马青原工作室,右厢是魏占峰、吴秋明油画室。吴秋明有幅大油画,在棕黄色的大小方块中有两竖行白色的小方块,不知何意。画家解释说是概念化的高山流水。原来如此!

路东路西的几个小巷里,不少画家住的是家庭式庭院,青砖白墙,十分考究。像是专为展画而建,不像是租住农民的房屋。两扇铁门宽大,可进出小轿车。

进入一院,有小孩正作作业,见我进来,忙喊来人了。一位妇女走出里屋,邀我看画。说她就是画家,全家居此。

据说,在通州宋庄镇,除了小堡村,还有好几个村庄,都是画家村。

宋庄这种画家群落,这种类似家庭作坊式的画室,和我在798艺术区所看到的全然不同。798那里的展馆,多是利用闲置的车间或仓库改建而成。没有见那里的画家在展馆携家带口,搭锅立灶。我只见到798艺术区画家的展室或工作室,没有见到那里画家的家。这是否两个地方画家工作生活环境的差异呢。我没有调查798艺术区画家的生活情况,不敢妄议。不过我由此推断,宋庄镇领导对画家们工作生活的关心支持很到位,为画家们创造了比较好的工作生活条件,所以才吸引数千名画家会聚于此。形成一个据说是全国最大的艺术区域。

再往北走,先后是尚堡艺术区和东方艺术区。在尚堡艺术中心,看到三幅油画,全用黑色洒就,略有模糊,但可辨识,是三位宽袍大袖的古代学者,分别是董仲舒、杜甫、朱熹。古香古色,庄严肃穆,有几分国画味道。细看旁边标签,记下了作者王笑今的名字。在一个比较开阔的场地,三面是展厅,最里面有一个“老顺民”画室,室内的十几幅画,全表现旧时老百姓的普通生活,。人物朴实敦厚,题记饶有风趣。有幅画为两老人同盆洗脚,促膝对话,题为“臭味相投”。

路东也有几个小巷,里面多是画室。路口有秦公卓画廊,所展有丈二巨幅,所画自然和谐,艳丽多姿。不论是单位或家庭挂着都很合适。卖画的是位中年妇女,待人热心。见我的提物袋破了,立即送我一个新提物袋。步入小巷,多是画家庭院。本想再看几个画廊,因时间已是下午二时,还有几个大展馆没有找到,不宜久留,未敢登门,走了一段路就匆匆退回干道。

公路干道东西两侧,分布不少工厂企业。厂门口多悬有加强安全生产的红色横幅。有的厂门口也陈列人物雕塑。

这里还有几个美术培训机构,如少儿培训班之类。西边一个巷子中,有一个大院,门口有“宋庄学院”四个大字,想来也是一所美术学校。

在原创博展中心,我走进乐勤油画室,他所画苗族姑娘,妩媚动人。

沿公路干道继续北上,是上上国际展览中心。这是一个外观像影剧院的巨大建筑。墙似圆柱纵排,门如狮口大开。走上一级级的台阶,进入前台,接着又走下一级级的台阶。这时突发如入咽入腹的奇想。一条白色的布地毯铺在台阶上,长数百米,一直延伸到最里面。上面写满黑色的“忠”字,大大小小,密密麻麻。又有墨线条,红色块。让前来参观的人脚踩地毯,是想引起人们对文革一段狂热年代的反思吧。

走下台阶是一个装饰艺术展厅,地毯一侧分成几个区域。一个区域是一行行四五层厚的金黄色砖块摆放成的墙体,每块砖都和普通砖块同样大,组成一个巨大的人民币“¥”字符号,占了多半个大厅。另一区域用绳子隔出,是李克娃寿衣时装展。墙上挂的地上摆的都是各式寿衣,有几面巨幅红旗,上面印的字是天堂克娃银行发行的冥钞,面值上亿。墙脚排列着一双双黑色灵位牌,下面对应的是一张张彩色结婚照。旁边有一堆堆散乱的书报杂志。放眼种种陈设,综合起来形成强大的反差,给人以生与死、喜与悲,金钱与灵魂多方位多层面的思考。地毯另一侧,摆放一个巨大的旧时小脚女人所穿的绣花红缎面鞋,可坐进一个成人。摆这个东西是不是想引起人们对封建时代妇女命运和地位的回忆?

再往里走,地上摆着巨大的算盘和高大的太师椅。左侧有两个油画展厅,这里面作品风格以当代艺术为主。有的发人深醒,有的惊心动魄,也有的费人理解。

如谈一峰油画《飘呀飘》,画高天上黑云幻化成灰天鹅,叼人入喙。石立峰画作《泥石流》。画面不知用什么材料堆积而成,表现滚滚泥石泻泄,形象逼真。还有一处墙上挂着用黑布作成的黑蝙蝠,有几分像是工艺品。有一幅描写解放军战士手拿洗嗽用具排队等候洗澡的画面,明显洋溢着喜悦气氛。此外还有多幅警世醒世之作,确有震撼力。因其太多,隔了两日,时过境迁,想不起具体内容,无从记述。

出了上上国际艺术中心,再向北行。远远望见公路干道中央出现一座高大的黄色尖塔,应该是宋庄画家村的标志性建筑吧,可惜没有看明白它的设计含义。

在东侧干道有一条西向的水泥大道。大道北侧工厂南墙上,全布置着有关画展画廊的广告牌。从画展看,似乎有些画展是地域性的群体组合,西安的,青岛的,湖南的、福建的等等。从画廊宣传广告看,许多画家都极有实力。

再向东走,终于来到宋庄美术馆,远远看到是涂成棕红色的大楼,玻璃门窗,很有气派。寻到入口,里面正在布展,工作人员说“要办一个大型展览,到616开放。今天不让参观,请过两天再来吧”。虽然没有入内看画,但是见到这样富丽堂皇的楼房,也很感动。我想宋庄的画家很有福气。在一个小村庄竟有这几个大展馆,不知道是谁投资建设的。

    出了宋庄美术馆,本想坐车回家,忽然想起了在艺术国际网上认识的两个朋友就在小堡,一人名伞天,一人号林雅轩,何不登拜访。东方艺术中心的一位中年同志为我提供了林雅轩的地址。我沿着小堡村委会南侧小巷西行,又得女画家韩燕和一位花店主人的提示,几经周转,到了林雅轩。是一个铁门紧闭的宽大庭院。敲门几下,听到狗吠几声,知是无人,怅然离开。

我记得网上有伞天的电话号码,只是没有记下,于是向宋庄艺术家群落接待中心求助。接待中心的两位青年同志很是热心,从网上帮我查到了伞天的手机号码。忙按号码拨通手机,从电话那头传来伞天的声音。说他现在天津,不能见面。我们寒暄一阵,互道遗憾,然后挂了电话。

下午四时,返回公路主干道,到了文化广场公交车站。上了9389公交车,听人说这趟车终点站大北窑站,紧连地铁10号线国贸站。此后下公交,转地铁10号线,从地铁海淀黄庄站再转公交。见是205路,立即上车。到航天城已是晚上7时。

 

   

   
[我来说几句]
此文上传者非VIP用户,所以此文不能进行评论!

吴俊发博客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