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俊发博客-原创分类:|读书札记|
崇高、幽雅、精致——当代国画家张晗绘画艺术欣赏
2010-05-14 12:34:13  吴俊发- 阅读:2773  关键词:张晗 冰封

崇高、幽雅、精致

——当代国画家张晗绘画艺术欣赏

                                  吴俊发

张晗,字冰封,号冷主人,是一位才华突出的优秀国画家,和我同住北京航天城,一个偶然的机会,使我认识了她。凭着多年对书画的爱好,我走进了她的画室。观看那一幅幅流光溢彩的画作,我对眼前这位年轻人肃然起敬。通过简单的交谈,我了解到她的学画经历和绘画功底。她自幼喜爱绘画,后考入滁州学院美术系,成为专业美术工作者。2005年毕业于北京画院高级研究生班王明明工作室。在北京画坛,己经是一位极有实力的青年画家了。后来,我仔细欣赏了张晗赠我的两本画册,初步领略到张晗国画的艺术特色。

              从柔美里见崇高

张晗的国画常以柔美为人所称道,但是仔细欣赏她的画作,我们应该发现画家创作深层的内涵。作者的一幅幅柔美的画面,都包含她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和对崇高思想的赞美。她所画的花卉鸟虫人物山水,从本质上来说实际是社会现实中崇高思想的物化或外化。

张晗含蓄地把描绘柔美的花卉鸟虫作为她对美好理想的寄托。她的笔下,有水边的芦花,有山上的桃林,有山石旁的牡丹。她笔下的鸟虫大多成双成对。有在凤梨花上翩翩起舞的蝴蝶,有在牡丹丛中亲密相伴的喜鹊,有在芦苇荡中谈情说爱的丹顶鹤,有在荷花池里互相追逐的黑天鹅。张晗笔下柔美的鸟虫常常是爱情的象征。在这些画作里,她有意通过花卉鸟虫来表达她对崇高纯洁爱情的赞美。

张晗是一名女画家,她的人物画多把展现女性之美作为表现柔美意境的重要题材。这里面有古代幽居的仕女,有神话传说中的仙女,也有现代军营的女兵,甚至还有她自己。《幽思》画出一青年女子伏身静思的表情,思念之苦,直露无遗。《闲赏青花》画一古装女子卧观身边散落的青花瓷瓶。悠闲的神态并不能掩饰其内心的苦闷。这些画,都曲折地表现出古代妇女对爱情幸福的追求。她笔下的仙女,有献桃祝寿的仙姑,有骑兽蹈海的神女,个个都美丽可爱。她把驱除苦难、谋求幸福的崇高使命都赋于了心中的美神。

歌颂和谐社会也成为张晗人物画创作的一个亮点。张晗作为军人家属,军营生活无疑也为她提供了丰富的创作源泉。她有一幅画《和谐之春》,我以为很有时代特色。画面上两位身着迷彩服的女战士,在杏花盛开、落英缤纷的时候,正在喂养和放飞一群和平鸽。这幅画在柔美中散发豪情,集中表现了人民军队热爱和平保卫和平的主题,是一幅值得宣传的好画。

柔美和壮丽有时候是相伴的。例如张晗的山水画,在具体的线条色块方面是柔美的,但是在整个构图方面却能融会出壮丽的效果。她所绘《消夏图》,上有隐隐远山,下有密密杂树,左有巍巍楼阁,右有潺潺流水。线条柔合,色泽明艳。展现出祖国山河的壮丽。她的水墨画《两山相对浑无语,一水长流且有情》,她的彩墨画《有情红叶秋风至,无意白云入溪流》,都画得起凡脱俗。她的山水画多是人间仙境,世外桃源,富有诗意。“江山如此多娇”,张晗热爱祖国、崇尚自然的纯真感情在她的画作中得到充分展现。,

             在朦胧中存幽雅

幽雅细腻是张晗国画的重要特色。她的多幅画作,都展现出细腻润泽的笔触,流露着朦胧含蓄的情调。她的许多画作常和夜间或室内的景物有关。她喜欢描绘月光下的荷塘、蜻蜓光顾的莲蕊、晚霞映照的荷叶。这些画作,在她的笔下,散发出缕缕幽香。静心欣赏张晗的这些画作,你甚至能感受到一种婉转悠扬的音乐旋律:仿佛是《乡之音》钢琴交响乐,又好像是《二泉映月》二胡独奏曲。可能是为了表现这种朦胧的意境,她的国画多用幽暗的底色。

她的画作《荷处寻梦》,以深绿作为整个面面背景,于朦胧中透出暖色。一只白色的小鸟冲破夜幕,飞向洁白的莲花。这只小鸟面对在夜色中仍然明艳的白莲,是在寻什么梦呢。画家把丰富的联想留给了观赏者。让人们通过方方面面对这种朦胧美进行再创造。

《静夜思》这幅国画,背景墨绿,表现夜色之浓。月光下花丛上是一只小鸟。它该不至于像大诗人李白一样“低头思故乡”吧,它也许另有所思,“问女何所思,问女何所忆”,人们在尽可能地对小鸟的“静夜思”作出种种合理猜测之余,也由衷地称赞画家在朦胧中所表现的幽雅深远的意境。

当然,画家所追求的朦胧美,有时候不仅在于布景的设色,而且在于构图的意境。张晗有一幅国画《紫气东来》,一树紫藤花层层叠叠,两只麻雀相对鸣叫。这幅画色调明朗鲜艳,只是含意比较朦胧,麻雀的鸣叫不知是为了爱情,还是为了自由,或是为美好的自然环境,这都给人以丰富的想像。

张晗的山水画特别能表现出幽雅的意境。 她的“幽夏图”、“幽居图”,或苍凉深远,或柳暗花明,都能引人入胜。她有幅画题为“曲径通幽别有天”,画面上崇山峻岭相连,瀑布溪流相接。一条曲径竟似天梯,蜿蜒而上。白云深处,村舍宛然。幽静之景,高雅之意,令人神往。

于细微处求精致

一丝不苟是张晗的长期坚持和发扬的创作精神。她认为自己还年轻,必须尊重中国画的传统技艺。张晗以满怀敬仰的心情对待民族绘画的优秀传统。她的山水画笔墨老练,色彩秀美,深受人们喜爱。从这些山水画作,我们可以明显看到前代山水画家的传统绘画笔法对她的深刻影响。她运笔行墨务求到位,皱石点叶,讲究章法。她舍得为每幅画的创作花费足够的时间和付出巨大的功夫,她的国画多用工笔仔细勾勒,像是苏绣,一针一线绝不马虎。从她的画作的一点一线,我们立即会明确地感知她的艰辛的作画过程,强烈地感受到她对艺术创作严谨的态度。她的画作《蝶恋花》,画面上,圆月映照着一只飞逐花蕊的花蝶。蝶翅色彩斑斓自不必说,就是那蝶腹上的环节纹路,也历历可辨。使人感叹作者的画笔真是细致入微。

张晗的另一幅画《壮志凌云》,从俯视角度精细落笔:松踞天外,松叶锋芒突出;鹤鸣云上。鹤羽纤毛毕露。松之苍劲,鹤之丰腴,全在细微处得到显现。

她在努力继承前代画家的绘画传统的基础上。善于巧妙借借鉴西方油画的绘画技巧。她和画作《室雅何须大,宝瓶瓶藏春秋》,画有插满牡丹花的青花瓷瓶。那青花瓷瓶均匀的抛光面,逼真地表现出瓷器的质地,这种色彩效果显然是得益于油画和水粉的绘画技艺,使景物细微处的色彩自然渐变,显得“天衣无缝”。

和许多要强的女性一样,张晗在艺术道路上不畏艰难险阻,苦心孤诣,精益求精,取得了显著的成就。她现在是中国书画家协会理事、北京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有多幅作品在全国大赛中获奖。中国著名美学家、著名美术理论家、北京音乐学院教授李起敏先生高度评价了张晗的国画艺术,认为她“日后必成大器”。

张晗在画坛多年奋进,创作丰富,题材广泛,凤格多样。我所见有限,未能尽言其妙。但我欣喜于张晗丰硕的艺术成果,极愿尽力为她的画作写出自己的真实感悟。并衷心祝愿她再接再厉,向更高地艺术境界攀登。

2010513日写于北京航天城

   

   
[我来说几句]
此文上传者非VIP用户,所以此文不能进行评论!

吴俊发博客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