歙县石潭村摄影基地网站-原创分类:|旅游摄影论坛|
一个心系石潭古村风景区的异乡友人的《皖南不了情——石潭》
2009-07-03 04:52:16  吴秋虎- 阅读:2161  关键词:刘士斌
一个心系石潭古村风景区的异乡友人的《皖南不了情——石潭》

                                            皖南不了情——石潭
      十八年前,也就是上世纪90年代初的早春三月,在桃花、梨花、油菜花盛开的日子里,杭州、丽水、台州等地的影友一行十余人,跟随浙江临安摄影家协会主席陈洁,来到了这块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霞坑石潭。一同前去的还有当年丽水摄影家协会主席、现任浙江摄影家协会主席、著名摄影家吴品禾。那年我三十刚出头,是部队的一名新闻摄影骨干,学习摄影还不到两年,也满怀着憧憬和喜悦踏上了这片净土。一晃十八年过去了,岁月的皱纹悄然爬上了当年毛头小伙的额头,回头望去,物是人非,唯一不变的是我和石潭割舍不断的一片深情。

      当年浙江摄影家的到访为沉睡多年的古山村带去了勃勃生机。山脚下吴朱康大哥家成为了当时的第一家“摄影之家”,他家的小楼有两层,一楼是个百货小店,二楼有十几张床铺,我们就食宿在那里。吴大哥还有一门烹饪好手艺,村里红白喜事总要请他帮忙。有时摄影人多的时候,还要操办十几桌,十碗八碟农家菜,不一会儿功夫就摆满了八仙桌,让你品尝。相聚在如诗如画的山村夜色中,影友们免不了喝上几杯,觥筹交错,酒过三寻,醉意浓浓,这时吴大哥会拿来一块两米长的白布,让影友们签上自己的大名,于是有许多摄影家不知来了多少回,每次总要留下自己的大名。次日天还没亮,吴大哥就把早饭做好了,我们清晨五点钟吃完早饭,带着昨晚的醉意,深一脚浅一脚,走在山间小路上,开始了新的“寻醉历程”。尔后只要有摄影家到来,热情好客的吴大哥和嫂子,总会迎上前来,忙着拿行李、帮你安顿好,不忙的时候,还为初来乍到的摄影人带路,选择拍摄点。

    现在从山上到山下“摄影之家”多了,住在山村里吃着农家菜,经济又实惠,初涉石潭的朋友也就不用担心食宿问题了。吴大哥又盖起了新的楼房,房间装潢成标准间,算是“摄影之家”档次最高的。

     说起石潭的山村风光,已成为当今全国各地影友、驴友们心驰神往的地方。应该说,如果不是摄影家陈洁在二十年前来到石潭大山深处走亲戚,用摄影家独特的眼光发现了这块处女地,也许到现在也不会有这么高的知名度。走近石潭,独特的山区地理位置,起伏连绵的山岗中,星罗棋布着大小村庄三十多个,天赐的华源河、昌源河环抱着石潭群山,蔚为壮观。山景如画,美若仙境,好一处自然和谐的人居仙境!现在的石潭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作为都市边缘的古山村,黄山、杭州、上海、苏州、无锡、南京都与之毗邻,交通便利,三四个小时的行程而已。双休日带着家人、朋友,来这里旅游摄影,是最好的选择。

    当你来到炊烟缭绕的山村,打听姓氏的话,你会惊奇的发现百分之九十是吴姓。他们祖先为何在八百年前就看好这块风水宝地,选择在山上安家繁衍?我带着这个好奇的心理,去探寻吴氏家族的由来。据当地老人讲,一千年前,他们的祖先居住在江苏苏州一带(时称“吴国”,国姓“吴”),在盛唐时期,吴姓的太祖来到安徽歙县上任为官,并在歙县县城定居,经过二百年繁衍生息,到南宋八百年间,吴姓家族人口剧增,因为山多地少,又适逢兵荒马乱、战事不断,就向霞坑山区迁移,来到山水如诗如画的石潭山上安家,回归自然。明清时期运河两岸城镇中的商业老字号,有许多业主都是从石潭山区走出来的徽商。他们创业初期,从做木材、茶叶、食盐开始,到了经济发展鼎盛时期,有的还开起了钱庄。当时流传这样的顺口溜:“前世不修,生在徽州,十一十二往外丢”。大意是:由于人多地少,徽州小孩到了十一二岁便送到外面当学徒。八百年香火传续,多少代风雨历程!现如今,青年人纷纷走出了大山去打工挣钱,有的当上了政府官员、有的当上了个体老板,当年祖先的不屈精神依然在他们的血脉中涌动。

     十八年前的春天,当我第一次来到这里,便被这里的大山风情所深深吸引了。山不高,也就是在海拔500米上下,但有灵气。清晨,伴着鸟鸣声行走在蜿蜒山间小路上,一路清风拂面,洒下万般期待;登上山岗俯瞰,近处云海翻腾、云雾缭绕,远处古山村的徽派建筑错落有致,忽隐急现,房前屋后的桃花、梨花争相斗艳,鸟语花香,在层层叠叠的油菜花衬托下,格外迷人。遇到雨季,山村在漂浮不定的雨雾中,犹如海市蜃楼。淳朴的民风民俗,勤劳而热情好客的山里人,拿出家里最好吃的食物来款待远道而来的摄影客人。难怪我来这里采风,一拍就是十八年也不足为奇了。十八年摄影心路,提笔时虽历历在目,却实难选择,写到哪算哪吧。

    记得十五年前三月的一日,天蒙蒙亮,我和蔡荣章、汪建伟、老汤影友一行人从石潭上山,一直拍到老鹰山柿木太山村。站在海拔最高的村庄,极目远眺,北山、水川、皇川等自然村尽收眼底。中午我们四位影友来到吴嘉利家,听说我们是从杭州来的,嘉利媳妇——我们称为弟妹,忙着炖土鸡汤、焖竹笋腊肉,拿来黄山当地酒,招待我们。饭桌上,我对嘉利说“老弟你家房子大,又有很大的平台,在你家门口就能尽览北山村,不如收拾一个房间,外加几张床板,要求不高能休息就行,以后我们上山后就不下山直接住你家”。第二年春天,我再次来到柿木太,嘉利真的为影友们准备了房间,当年能容纳十多人,如今扩大了住房面积,能接待近五十人。

我来山村次数多了,哪条山路通哪个村庄都一清二楚,走山路如同当地山里人。十多年前又一个春天的双休日,杭州西湖摄影协会组织会员到石潭进行摄影创作,那年我就三十几岁,看到影友走山路吃力,就帮忙背三脚架,在前面带路。看到山上有云海,脚步不知不觉放快了,一小时的山路,只用了半个小时,这时走在后面的林锦花老师拍照要用三脚架,找我不见踪影,林老师气喘吁吁上了山,“小刘呀,你真有股牛劲,你这背夫我下次不雇了”林老师笑着对我说。如今我的摄影器材也多了,摄影包有三四十斤重,快五十岁的人了,但只要一听说上山摄影,劲就来了。我带学生上山,学生背一只数码相机的小包,走山路都很吃力,总是说,老师你慢一点,等等我们。或许是大山给我的力量,或许是山里人在期盼我们的到来,上了山,总有莫名的源源动力。

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2001年3月28日,我又来到了北山村,在村口碰到一位农家妇女,怀里抱了一个大胖小子,她告诉我她叫吴慧娣,大胖小子是她的儿子名叫吴鹏,今天刚满月。她略带羞涩地问我能不能给娘俩拍张照片留念。我说好的,于是拿来相机对焦按快门,一连拍了十多张,第二个星期的双休日,我带着洗好的照片再次来到北山村,正巧碰到从萧山来的几位影友——吕耀明、寿健、盛仁昌、肖峰、周少伟。他们住在惠娣家二楼,正在吃中饭,见到我便使劲招呼,“老刘呀,她家位置真好,三楼有露天大阳台,站在这里山村美景就在眼前,举起相机随时好拍”。吕耀明边说边把我带到三楼阳台上,果真如此啊,一眼望去,柿木太、石太、皇川、水川等村庄在半山腰,星罗棋布,如遇云海真叫美不胜收。从此,不管春夏秋冬四季,我来到北山,就一定要求住在三楼上,求的就是摄影便利。由于惠娣家老房子地点独到,无法容纳更多摄影人, 2006年便又在北山岭新建一栋四层楼房,地势独特,成为北山真正的摄影之家,现在能接待近百人食宿。但从杭州来的大学教授张跃明、影友董晓春,点名要住老房子,他们在阳台上支好三脚架,装上快门线,一边喝着小酒,唱着小调,一边按动快门,摄影喝酒两不误,真正是快乐摄影人。

北山村还有一个很不错的拍摄点,也是我经常光顾的地方,那就是吴莉莉家的小楼平台。杭州摄影家章胜贤一来就要住上五六天,老章为她家起了一个雅致的名字“风松竹雨轩”,是拍摄雨雾山村最佳地点。下太也是最热门拍摄点之一,关键是有一条湾湾的小河,大山、河流、村庄形成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也是出现云海较多的一个景点。下太吴灶华家也是山上较早的“摄影之家”之一,现在下太“摄影之家”多达五六家。

由于摄影人的到来,沉寂的大山从此沸腾了。一传十、十传百,从早年是浙江摄影家的探索与传播,到后来拍摄的作品在国际、国内各种影展、比赛上获奖,再到后来通过网络的大范围传播,石潭有了越来越高的知名度。近几年,广东、深圳、北京、上海、江苏等省市的摄影人、背包客们纷至沓来,就连老外、海外华侨都带着好奇的目光专程赶来,感受石潭风光,记录山村风情。

2003年起,每年我都要带上好几批学生和老年大学的影友到山上采风。其实石潭春夏秋冬都是摄影观光好季节,通过我一年四季的摄影体验,都有不凡的表现。春天,起伏连绵的油菜花,开满山岗,微风吹来,掀起层层浪花。桃花、梨花开,云雾缭绕有人家;夏日,都市热浪扑人,山村却是凉风习习,层层玉米地,云海山村雨雾间。吃高山蔬菜、水果,观山景,感受醉人的山野气息,带上家人朋友,双休日摄影旅游避暑自逍遥;深秋,山坡白菊、黄菊竞开放,给大地铺上了一块块绚丽的地毯,红叶、蓝天、云海人家,秋景如画,品贡菊茶,呼吸大山新鲜空气,健身壮体何乐不为;冬季,山村雪景,民俗风情任你拍,如果没有拍到云海、雨雾、雪景,不要灰心,拿起你的相机,拍摄庭院深深的古山村、马头墙的构成、纵横交错的弄堂石板路、祠堂的天井农具物什、和睦相依的老人小孩以及忙碌的山里人劳动的身影,还有文革时期遗存的标语口号,都是不错的摄影题材。

来石潭采风的次数多了,我渐渐发现自己并不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异乡客了,看着留守老人和儿童的贫困生活,我和杭州、萧山几位摄影家主动与山村儿童结上了对子,帮助部分贫困儿童上学读书。用摄影传递爱心,鼓励山里人办“摄影之家”。现在上山摄影人多了,山里人背摄影包挣钱的机会也有了,背一次包能挣上二三十元,再卖点高山茶、贡菊、土鸡之类的山里特产,山里人的收入一年会比一年好。2006年3月24日,是我难忘的一天,我带着一批学生上山摄影创作。早晨来到其山一个山坡上,山间的云海在浮动,我急忙取相机,忘了脚下雨后石板滑,一不小心摔了一跤,脚腕子严重扭伤,在学生搀扶下,一瘸一拐地往回走,房东吴跃华得知我摔伤,中途把我背回了家,他母亲端来温水让我泡脚,为我按摩,又在伤处敷上特制药膏,令我非常感动。多好的房东啊,多么善良的山里人!

2008年暑假,我又来到北山村,见到当年老支书读初一的孙女吕小勍,她现在成为学土木工程的大三年级女大学生了。多年未见,我一时真的认不出来,还是小勍主动向我打招呼,令我激动不已。大山里出了大学生,让我们看到了大山里的希望。小勍是个懂事的孩子,学习一直很用功,品学兼优,读大学每年都能拿到奖学金。多年未见的山里娃,现在是个大学生,我还是摸摸口袋里的钱还有多少,把回程的费用留下,余下二百元钱全给了小勍,钱虽然不多,但权作表达一位老房客的一点心意。

     石潭十八年,历历在目,仿佛是昨天。有许多淘气的孩子们,当年看到挎着相机走山路、爬山坡的我,感到好奇跟在后面不停地喊我的名字,如今都已经长大成人了。有很多山里人能说出我的全名,见到我热情打招呼“你又来啦!”。只要老人提出拍张标准照,我都一一满足他们的要求。拍照放大,冷裱装框,分文不收都是免费的,这些年来我先后为近二十位老人拍过照。有的老人年迈过世了,留下的就是那张标准照了。也记不清为山里人拍过多少照片,但每次上山都要把照片洗好,送到他们手里。只因为山里人勤劳淳朴,让我感动,同样他们也是我的衣食父母,不是亲人胜过亲人。

    我很欣慰,十八年前是陈洁摄影家第一次把我带上山,从此我对大山的热爱到了痴迷的程度,坚持十八年拍石潭。我去过祖国许多名山大川,为何对石潭如此专注?我的感悟是:山不高有云海雨雾,身临其境,感受自然;徽派民居山上建,吴氏家族是个奇迹;热情待客民风好,真心实意,如同亲人;交通便利费用低,两天来回,省钱省时;摄影扶贫帮困,爱心传递,做有心人。十八年的风风雨雨,十八年的情结,我出这一本石潭四季风光摄影旅游指南,让更多的人了解石潭、认识石潭,带动石潭旅游事业的发展,让山里人尽快脱贫致富,是我最大的心愿。

   十八年摄影,我与石潭山山水水结下了不解之缘。再过十二年我退休了,开着私家车带上老婆到山村小住多日,拾起遗忘多年的画笔,用心去描绘石潭风情。

                                                                                刘士斌

                                                                于石潭风景区



摄影:吴秋虎


                                                                      


原文网址:
http://www1.upweb.net/peradmin/htmlfile/shitanwang/200907030452169700882.htm
[我来说几句]
评论人姓名:
验证码:
(*) 验证码效期15分钟,超过15分钟请按'重新显示验证码'看不清楚,重新显示验证码
个人网站:
评论内容:
(127字符以内)
尚能输入:
  个字符
 
    发表评论请自觉遵守和维护《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也请不要发表威胁本站生存和声誉(如政治敏感、非法传销)的言论,如发表不良言论,文责自负,谢谢合作。
  一、一旦违犯法律法规,您将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本站工作人员有义务配合相关部门,提供必要的技术资料(如IP地址等)。
  二、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严禁发表有人身攻击倾向、有造谣生事嫌疑的言论,严禁发表虚假广告、色情、网络传销性质的内容,管理人员有权删除违反规定的内容或取消违规网友的发文权限甚至删除其ID。

歙县石潭村摄影基地网站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