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国强语文教学网-原创分类:|国强杂文集|
“四七二十九”
2009-05-17 23:44:45  方国强- 阅读:2215  关键词:教师

  傍晚下班回家,和朋友一路闲聊,也没在意谁注意到我们。

  和同伴分手以后,一个陌生人等在我面前,笑着问:“你是当老师的?”

  我有点莫名其妙。不过,出于礼貌,我也笑着搪塞:“啊。有事吗?”

  那人和我并排走起来。我满以为他是哪位少年的家长,对老师特感兴趣,也特尊崇,也许恰好又在子女教育方面遇到了问题,正要找个懂行的讨教讨教,这很让我由然而生一种强烈的自豪感。

  既然被人认定为老师,我就摆出一副古道热肠的样子,很诚恳等着他来向我讨教。可没想到,他突然没头没脑的甩过来一句话:“老师是全世界最不会读书的人!”

  我愕然。一时竟无言以对。

  ——多么新颖而高妙的见地! 

  那人三十几岁,留着小平头,严格地说,他的头发像竹笋,已被摩丝打得一个个锥子似的湿湿亮亮地码在头顶,手里握着一个眼下时髦男子异常青睐的小皮包——在我看来,这种包只适合给家庭妇女装一块肥皂。

  “那——你在哪儿高就?”我有点瞧不起他!

  “我啊?”他来了一句反问。接着很自豪地告诉我,“我是记者。”

  “在哪儿当记者?”

  “电视台。”

  “市台省台?”

  “省教育台!”

  “哦。”我心生一计,以怀疑的口气试探地问,“那你一定认识廖XX咯?”

  “噢,认识认识。”他非常爽快地回答,“我们一个台的。”

  我开始厌恶他了。因为廖XX是我的朋友,他根本不在省教育台,他在省卫视台。

  本想问他的记者证,看来没必要了。我自顾自地往前走,懒得理会他。可他却谈兴很浓。

  “我总是骂我老婆,你们当老师的是世界上最不会读书的人,”他煞有介事地说,俨然他是个真记者,他老婆是个真老师似的面孔,并且他有着把这个世界的老师和他老婆并列打倒的意思,“今年教这本书,明年还教这本书,年年都教这本书。谁不会当老师啊?”

  我轻蔑的笑笑,姑且把他当成一个记者,说:“那你们记者就是世界上最不会写文章的人了——今天写消息,明天写消息,天天都写消息,谁不会做豆腐块啊?”

  以他的观点,外科专家是最无能的郎中,指挥家是最蹩脚的音乐人,导演是最低劣的演员,建筑工程师大概就是最让人看不上眼的泥瓦匠了!

  那么,他自己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

  我实在是抬举了他!一个不把老师放在眼里的人,是一个多么张狂的人!一个连“术业有专攻”都不理解的人,是一个多么无知的人!一个以拙劣手法践踏他人标榜自己的人,是一个多么无耻的人!——这样的人能当记者,全世界受众受得了吗?全世界记者乐意吗?全世界人民答应吗?

  我加快步伐,把这个沽名钓誉的白痴甩到老远。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如此痛恨老师,我更不明白他凭什么那么糟践老师!但是,我为他的老师感到悲哀,也为我的老师感到不平!

  猛然间想回头找他理论,却不经意想起了一个故事:

  甲和乙吵架,甲说“四七二十八”,乙说“四七二十九”。俩人闹到县太爷那儿。甲说:“县官大老爷,我说四七二十八,可他偏说四七二十九,您给裁断裁断,我俩谁有理啊?请大人明察!”县太爷听罢,一拍惊堂木:“把这个甲给我拖出去打四十大板!”甲哭喊着说:“县太爷啊,我是对的,您打错人啦!”县太爷愤愤地说:“没错,打的就是你!你也不看看,人家都蠢到四七二十九的分上了,你还跟人家争得不亦乐乎,我不打你打谁啊?”

  哈哈,我要是碰上这位县太爷,非挨板子不可!

                  2007年2月4日

 


原文网址:
http://www1.upweb.net/peradmin/htmlfile/fh8899/200905172344459072143.htm
[我来说几句]
评论人姓名:
验证码:
(*) 验证码效期15分钟,超过15分钟请按'重新显示验证码'看不清楚,重新显示验证码
个人网站:
评论内容:
(127字符以内)
尚能输入:
  个字符
 
    发表评论请自觉遵守和维护《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也请不要发表威胁本站生存和声誉(如政治敏感、非法传销)的言论,如发表不良言论,文责自负,谢谢合作。
  一、一旦违犯法律法规,您将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本站工作人员有义务配合相关部门,提供必要的技术资料(如IP地址等)。
  二、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严禁发表有人身攻击倾向、有造谣生事嫌疑的言论,严禁发表虚假广告、色情、网络传销性质的内容,管理人员有权删除违反规定的内容或取消违规网友的发文权限甚至删除其ID。

方国强语文教学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