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俊发博客-原创分类:|魅力咸阳|
传神、显志、养气——秦鸿章画鹰作品欣赏
2009-03-20 14:45:11  吴俊发- 阅读:2362  关键词:秦鸿章

传神、显志、养气

——秦鸿章先生画鹰作品欣赏

                                                                       吴俊发

自古及今,在中华民族的文化中,鹰一直是勇敢精神和高远志向的象征。国画中的鹰,更多成为豪情壮怀的载体、志士伟人的化身,激励人们为实现崇高理想而努力奋斗。

著名国画艺术家秦鸿章先生绘画题材广泛,花卉鸟兽山水人物,无不擅长。其于画鹰,尤有特色。他画鹰作品甚多,汇编成册,诸鹰千姿百态,争猛斗雄,形形色色,生动传神。或翱翔于云天之外,或俯仰于树石之上。或迎头扑来,或扬尾飞去,或侧身阔视,或载歌载舞。鹰叱咤风云的英雄气慨,跃然纸上。当然,画家也着意描绘鹰择良木而栖的美丽和母子相依为命的温柔,使人对鹰有了更全面的认识。秦鸿章先生从不同的视角,不同的处境,多方面展示鹰的形体动作和性格神态,充分表现鹰丰富多彩的艺术形象。

传神

画鹰和画龙一样,贵在传神。画龙的传神之笔是点睛,画鹰也不例外。鹰的武器当然是尖喙利爪。但是只有依靠敏锐的眼睛,鹰才能使它的尖喙利爪发挥作用。秦鸿章先生重视通过“点睛”来张扬鹰的威力。他有关的鹰的作品,有《回眸千秋》《一览众山小》《雄视千里目》,仅从画题就可以知道鹰眼是他表现意境的关键。他的多幅画作都因点睛之笔而使画面境界全出。秦鸿章先生点睛之妙全在于使 “明眸善睐”,有时干脆让眸子凸出,使眼睛显得鼓了出来。这一点,我以为深得八大山人笔法。

他的画作《怒视千目》就是这样,巨鹰正纵翅从高天落下。上扬的双翅尚示下挥。而此时它已瞪圆眼睛,明眸外凸,“怒视千目”,即面对它正前方众多凶狠的目光而毫不示弱。

《长空万里》是张条幅。满纸画鹰,巨喙利爪丰羽,眼框似要炸开,目光透着杀气,似天龙直下,盘旋搏击,势不可挡。

《雄视千里目》,画鹰栖身青松巨石之上,双翅胸前交叉,抬头远望,圆目黑睛凸起。似在抉择远行方向,“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不飞则已,一飞冲天”。

当然,画鹰的传神之处,有时也会在鹰的其它部位。如鹰之喙,鸣则惊天动地;如鹰之爪,击则龙腾虎跃;如鹰之羽,举则若垂天之云。这些部位也都要和眼睛互相呼应,才能使画面上的鹰形神兼备,活灵活现。

显志

鹰作为猛禽,能高飞远翔。传说中的鹏,大约也是以鹰为原型。文学艺术创作把人们高远的理想追求和鹰的高飞远翔联系起来。画家画鹰,自然也要显志于飞,努力描绘鹰飞冲天的雄姿,以寄托人们远大的抱负。秦鸿章先生画飞翔的鹰,善于通过浩翰壮丽的天空来表现鹰的雄伟。以翻动扶摇的风云,来显示鹰的迅猛,以排山倒海的气势,赞颂鹰遨游万里的壮志豪情。

画作《大展鸿图》,画鹰迎面扑来,斜展长翼,头颈羽毛勃然而起,喙张爪舞,目不转晴。旁有初升之红日,下有喷射之彩云,真有乘长风破万里浪之气概。

《展翅冲霄汉》所画之鹰正向上奋飞,遨游于云霞之上。此鹰头部画笔趋工细。黑目黑喙。目光似看更高处,神态自信。“此其志不在小”。

《鹏程万里》是一横幅长卷,从仰视角度画出一只铁爪铜喙的鹰,羽毛为浓墨倾泻,身上披以赭黄。巨鹰展开宽大之翼,上下猛烈翻飞,气浪涌向四周,似海中浪涛。唯其飞行力量之巨,方信其可达万里。

《万里载歌图》,展示侧身飞鹰,浓墨渲染的翼尾,奋飞高翔,鼓风驱云。其鹰圆目傲视,锐爪安收。探头伸颈,张喙露舌,似万里凯旋,引吭高歌。

这里要注意的是,飞鹰是曾经栖息之鹰,栖鹰是即将翱翔之鹰。飞鹰能显志,栖鹰同样能显志。飞鹰展宏图,击长空,所谓逞其志于九天。栖鹰或者壮志示酬,或者怀怒未发,或者功成身退,或者临危受命,栖鹰同样是志士的化身,也同样是人们喜爱的艺术形象。秦鸿章先生画栖鹰,着力表现其潜在的威力。或下视,或回顾,皆有龙虎之气。如《鹰》这幅画作,画的就是一只在粗壮的松树上栖息的苍鹰,挺爪直立,虎视眈眈。似老谋深算,似等待时机,鸣则直冲天外,击则所向披靡。

当然栖息还能表现鹰更丰富的精神世界。秦鸿章先生所画的《松鹰图》,以明艳的色彩,展示青翠的松树上栖息的一只体态修长的鹰,其形竟似孔雀,神态安闲温和。这幅画就表现了鹰美丽的一面。

还有他画的《母子情》,展现的则是鹰的母子亲情。画面色调柔和,垂柳叶浓枝绿,两鹰栖息于树,小鹰紧依母鹰。母鹰温和可亲,悍猛之态,全然不见。鹰虽动物,也应有情。鲁迅先生有诗云:“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鹰作为英雄豪杰的艺术典型,有情有爱和能拼能搏两面都不可或缺。画家在这里让人们对鹰的精神世界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养气

这里的“气”主要是指国画中的气韵。气韵这东西,我虽不敢断言西洋画中没有,但却一直感觉在国画中极其突出。我认为,气韵是包各种国画颜料描绘渲染于宣纸上所产生的特殊美术效果,是国画家在宣纸上构思立意运笔布局所制造的综合效应。

秦鸿章先生画鹰,富有气韵。这首先来自他运墨的深厚功力。因为鹰即苍鹰,黑色就是鹰的本色。画鹰当然离不开运墨。先生画鹰,运墨功夫达到得心应手的地步。他画鹰的头颈腹翅尾,全在运墨功夫。似曾信笔涂染,而皆恰到好处,真是“淡妆浓抹总相宜”。在《怒视千目》和《展翅冲霄汉》两幅画作中,他以淡墨挥出翅上大羽翎,丰满润泽,极有质感。浓墨为项为背,水墨多层次,使鹰雄姿勃发,充满活力。而在《鹏程万里》和《大展宏图》中,同样画羽翎。却改用浓墨,虽然粗线急就,边缘毛糙。但是画面上飞鹰血气方刚的气势,奋勇顽强的精神反而更加突出。

秦鸿章先生画鹰气韵横生,还在于他善于经营布局,使画面和谐统一。他所画《大展宏图》《万里凯歌》之鹰。以天之高衬鹰之巨,以云之扬明翼之猛。彩霞红日白云蓝天,有时像西洋油画手法,尽是随意刷涂的色条色块,然而一但和生龙活虎的鹰相结合,立刻化作英雄用武之地,苍鹰奋威的最佳空间。鹰因为这样的高天风云,更显得神通广大,气势非凡。我曾注意到画面上巨鹰挥翅生风,使云海涌出中空圆柱的壮观。这样绘景,不仅气韵丰富,而且意境高远。因为这正是 “鲲鹏展翅九万里,翻动扶摇羊角”。 传说中的“羊角”,就是力量巨大的龙卷风。其风如此,其鹰何如。当这样具有超强本领的鹰“大展宏图”的时候,自然“试看天地翻覆”了。

秦鸿章先生还结合写意与工笔两种绘画手法,使画面气韵生香。他所画鹰,于翼尾腹以水墨写意,酣畅淋漓;而于目喙爪处以工笔勾勒。两种笔法相映生辉,立使目之威严、喙之犀利、爪之尖锐与翼之宽大、尾之坚实、腹之丰润,融会贯通,成一整体。使人强烈感受到鹰之凛凛生气。

秦鸿章先生画鹰,气韵饱满,也得益于他在画面上以苍劲雄浑的书法题写的文字,其中包括画题以及诗句,特别是那些诗句,通过与鹰有关的神话传说,增加了绘画气韵的浓度。

孟子说过,“吾善养吾浩然之气”,画家善于把自己的浩然之气外化为所画的艺术形象,并自然凝聚为画面气韵。秦鸿章先生是从穷困与逆境中走出的著名国画家。他依靠百折不挠的毅力和豪迈乐观的性格奋力攀登艺术高峰。秦鸿章先生画鹰,也是表现自己的思想境界。我想,这也是他浓郁气韵的精神来源。

仔细欣赏秦鸿章先生画鹰作品,我感受到强大的艺术魅力与巨大的精神鼓舞,对画家敬佩之情,油然而生。我愿尽自己绵薄之力,介绍秦鸿章先生画鹰作品的艺术特色。当然,秦鸿章先生画鹰艺术高妙,远不止我以上所述三个方面。我谨以此抛砖引玉。盼望受教于方家。

 

图片链接:

 

 http://www.chinasqart.com/main/home/cp.php?nowmenuid=6

   

   
[我来说几句]
此文上传者非VIP用户,所以此文不能进行评论!

吴俊发博客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