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俊发博客-原创分类:|魅力咸阳|
发雄风于巨细,造胜境以虚实——欣赏秦鸿章山水画艺术特色
2009-03-11 19:12:50  吴俊发- 阅读:2263  关键词:秦鸿章

发雄风于巨细,造胜境以虚实

——欣赏秦鸿章山水画艺术特色

                  吴俊发

秦鸿章先生是陕西著名国画艺术家,因近来细观秦鸿章先生的山水画册,欣赏到他在山水画方面深刻的艺术构思和卓越的绘画才能,所以,我愿在这里从画风、画意和画法三方面浅议自己所感受到的秦鸿章先生山水画艺术特色。

一、画风:挥斥方遒寄豪情

文有文风,画有画风。画风就是画家通过美术作品所展示的风格。我认为秦鸿章先生的画风,以豪放见长。

秦鸿章先生的山水画,大气磅礴,酣畅淋漓。先生早年作过矿工,学过武术,后来又走上美术创作道路:经历曲折,阅历丰富。刚强坚韧的性格和乐观向上的生活态度帮助他“踏平坎坷成大道”,在他的艺术创作中也得到体现,成为涌动于线条和色彩间的雄壮气势。他的山水作品发散雄风,洋溢豪情,表现他宏扬民族优秀传统和赞美社会进步生活的创作理念,表现他积极进取的人生态度和挑战困难的奋斗精神。

秦鸿章是陕西画家,他的画自然反映地方风情。他的画作大多取材于陕西乃至大西北的生活场景。陕西人的粗犷精神,在他的笔墨中喷涌而出。他用浓墨重彩,绘出延安新貌,歌颂时代的巨大变革和社会的迅速发展。他用刚峻的笔锋,展现华山的险奇,招引勇敢的人去享受攀登的乐趣。他用苍劲的笔力,打造家乡三原县古迹龙桥,再现龙桥的历史变迁。当然,他也能用柔和的色调。描绘南方的风光。他笔下的庐山、黄山,长江、漓江,也都穷形尽相,含情传神。这是因为他“走万里路”“搜尽奇峰打草稿”,对祖国南北各地名山大川了如指掌,这也是因为他在美术创作道路上能广采博取各家之长,不断拓宽自己的画路。

《大西北风情》可以说是一幅能充分表现画家豪放风格的大手笔了。整幅画面几乎全是粗犷的色块。远处的景色似乎用的是西洋油画笔法。随意涂抹的色条组成了蓝天白云红霞。近处是用墨汁泼出的土地和作为点缀的炊烟袅袅的房屋。其间令人拍案叫绝的要数披着霞光耕作的影影绰绰的人群,那在河边喝水的耕牛使后面的人影活了起来。虽然模模糊糊,但都依稀可辨。你可以从人群身影前倾的方向,发现他们是出村劳作,在田间小道上行走。这时,你也许会突然明白这幅画以“大西北风情”命名的要义。这幅画歌颂的是勤劳的大西北人。我想,这虽近似于西洋画的抽象艺术,但能使人感受神似的妙处,尤其使人感受到绘画在似与不似之间流淌的那股强烈的豪迈气势。

秦鸿章先生有关华山的三幅长卷,内容有别,都很大气。竖笔直下,顿成千仞绝壁。有时你会觉得那山石不仅是画家用笔一气呵成的,还像是他用一把锋利的板斧劈出来的。其中《华山天险》,在白纸上多用枯笔折皱,黄叶染树,使山峦蒙上秋意。《华山一条路》,浓墨粗重,涂就山脊,润以青绿,给高峰增添春色。唯有《华山西峰》,线条趋弧状,山石多圆润。让人感受到华山披冰盖雪的雄姿。在这几幅画中,《华山一条路》因路上的攀登者而更有生气。

二、画意:于细微处见精神

诗有诗意,画当然有画意。画意当是画作所追求的意境,包括意境的表现形式。

秦鸿章山水画,意境深远高妙,非一眼所能看透。他的画作,艺术构思新颖而含蓄。用句俗语来说就是“耐看”。越看越觉得有意思,越看越能体察到作者蕴藏在色彩与线条间的丰富含义。

    秦鸿章表现画意善于选择最佳的审美角度,以独特的视角展现深远的意境。他的画作《朝霞》,一幅136公分的长卷,四分之三的面积是朝霞、红日、白云,下面四分之一的位置是几间瓦屋的屋顶。仔细审视,你会发现,能够观赏如此景,“只缘身在最高层”。极高的观察点给作者带来“一览众山小”的艺术构思。你也许会从中感悟到:勇于攀登的人才能享受到崇高的审美愉悦。这既是画内之意,也是画外之情。

秦鸿章表现画意,重视“于细微处见精神”。以局部的“动”激活整体的“静”。以细小的人物美化巨大的山水。尽管秦鸿章善于用大手笔,纵横驰骋,极具雄浑豪放之能事,使人感到墨喷色涌,力透纸背,使人感到环境广阔,场面宏大。但是他的点晴之笔,仍常常在极细微处。特别是那些和他的整幅巨大的画面相比,小如草芥的人畜船舍,有的精细,有的模糊,却都栩栩如生。这些人物尽管面对山水相形见小,可是能让画作意境发生奇妙的变化。在秦鸿章先生的山水画中,大山水的巨大场景常因小人物的细小动作而提升了境界。在《峡江秋韵图》中,枯墨淡青涂成了由近及远的悬崖峭壁,峡江蜿蜒,秋林萧瑟,雁阵零落。只有江中小舟上俯身摇桨的船夫正在作逆流而上的努力。这时你会发现画面把秋韵转移到人的拼搏精神之中。《乡情》也是这样一幅画作,巨幅画面上占尽山沟树木,只在极小位置画出流水小桥。桥上有一对青年男女。小伙子把一份书报形状的东西递给姑娘,姑娘却背着手似乎害羞。欣赏这样的场景,你会觉得画作不仅在表现美丽的“乡”,尤其在于表现美丽的“情”。

在秦鸿章画作中,能提升境界的,不仅有和山水相对微小的人,还有和山水相对微小的物。《黄土高坡》中,那高坡上三五成群的耕牛衬托出黄土的厚重和耕田人的淳朴。大和小、物和人实现了和谐和统一。组成一个完美的世界。在画作《青山挺秀》中,远近的青山似乎还有积雪,水黑渲染,自有功力。但真正令人肃然起敬的还是那株在山崖上昂然怒放的小小的黄梅。这才画意所在,是作者所钟情的地方。

三、画法:浑然虚实有无中

歌星有唱法,画家有画法。我觉得秦鸿章先生无论是章法布局,还是运墨着色,都把辩证法用活了。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他的画作,充满了辩证法。画面上的情与景、人与物、大与小、虚与实、有与无、粗与细、干与湿、浓与淡、枯与润,疏与密、简洁与复杂、勾勒与渲染、着墨与涂彩,相生互补,相得益彰。其中以虚实结合、有无相生尤其值得称道。

秦鸿章画作《白云深处》,占据整个画面的墨绿和极上方的橘红点出了春天的早晨。这是“实”:大片的空白变化成了云海,这是“虚”。山下远近不同的几间房舍和山边刚走入画面的四只山羊,这是“有”:呼之欲出的画外牧羊人,这可算作“无”,因为没有画出来。画家“化虚为实,变无为有”,功夫神奇,意境丰富,使人满怀敬意地去想像那些勤劳的山民。

类似这样的画作还有很多。《长城日出》把大片的空白化作浩翰的大海和渺茫的天空。《霜叶红于二月花》在细笔勾勒的梅花旁,把大块的红色变成层林尽染的枫叶。在画作《牧》中,山坡上的牧羊人所张望的远处几个小黑点,竟成为活灵活现的群羊。在《雨过春山浓》的画作中,近山与远山之间留下大块的空白形成宽阔的江面,泼洒的淡墨漫延出了奇特的积雨云。在《春晓井冈山》中,画纸上方信笔抹出的红、青、蓝、黑几种色块因有了几处依稀可辨的黄顶白墙的房屋,而演化成云霞山脉,在《娄山关》中,两山之间的空白又化作肥沃的草原,供羊群和牧羊人走动。这些些作品都可作为虚实相生的典范。

秦鸿章先生所画的山水,给人以愉悦,给人以鼓舞,给人以启迪,给人们带来多层面的艺术享受。我不会作画,然而喜欢看画。凭借对国画的喜爱。谈谈欣赏秦鸿章先生山水画的主观感受。当然,我也知道,秦鸿章先生的绘画艺术丰富多彩,他不仅善画山水,尤其工于花卉、鸟兽、人物。我仅“取一瓢饮”,从山水画作方面评论,诚所谓管窥蠡测,难免挂一漏万。不当之处,定然多有。还望行家不吝指教。

 

秦鸿章先生山水作品有关键接http://www.chinasqart.com/main/home/cp.php?nowmenuid=6

 

 

   

   
[我来说几句]
此文上传者非VIP用户,所以此文不能进行评论!

吴俊发博客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4 All Rights Reserved